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苏 醒(中篇)


□ 盛 琼




三月的时候,响过一阵阵惊雷。它们不期然地砸向大地,像陨石似的有一些想象不到的震撼。天,醒了。
恶臭。暗流。腐败。垃圾。飞虫和老鼠。我是一团粉色的肉。像罂粟,开在黑暗的地道。
我没有眼睛,却看得见。没有鼻子,却闻得到。另外,我还有一个永动机似的小心脏,兀自地跳动。
我一直都在做梦般地睡眠。从一个梦滑人另一个梦。梦里做梦,迷梦。后来,我就完全睡着了。等我有了一些不成形的游丝般的感觉时,我似乎又飘到了另一个梦境。也不知是上升还是坠落。总之,我失去了重量。
有那么多刀剑的光芒像正午的太阳,也像光的帐子把我笼罩。接着,我听到一些金属的敲击声。起先,我觉得它们像金石的鸣响,有着占乐的节奏。渐渐地,它们嘈杂,刺耳,像刀子剐着人心。我想捂起自己的耳朵,却发现原来我并没有耳朵,那声音直接进入我的灵魂。我似乎有些睡不下去的感觉了,但我陷入的梦境太深了,像套娃那样一个套着一个,我一时还有些恍惚,无法挣脱。很多人在那种声音里疯狂地舞蹈。他们和着那古怪的节奏,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不知是痛苦还是狂喜。
各种各样金属的声音在我的身体里回响。我的心像被四分五裂了似的,不知如何是好。我想重新坠入梦境,可怎么努力,都有些徒劳的感觉。而且,越努力人似乎越清醒。我的感觉像春天的小草一样,唧唧喳喳地从地里纷纷探出脑袋来。可是,我的身体似乎还是空洞的,无所适从的。我的灵魂盘旋着,随时准备着在我那粉色的肉体之上停歇。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啊?
这声音似乎是从我灵魂里发出的。
这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发出的。它低低地回响着,越来越雄浑。最后,它像一股洪流吞噬着一切,使所有的东西都回荡着一种节奏: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啊? 我被那种声音震撼着,惊讶着,席卷着。 我发现,我终于像一条被潮汐带到岸上的海鱼一样,肚皮一鼓一鼓的,鱼鳃一张一合的,灵魂干涸着,窒息着,但却还是醒了过来。
我是谁?
我——是——谁?!
我渐渐有了一些知觉了。但我还是记不起好多事情。我的最强烈的感觉就是疼痛。那么剧烈的疼痛,撕裂般的、魂不附体的疼痛,像神经和血管那样弥漫全身。我希望自己还回到懵懂的睡梦状态,可是醒了,就是醒了,就像芽儿从种子里冒出头来,它就缩不回种子的襁褓中去了。
——我是谁?到底是谁?
每个人,甚至东西,都是有来处的。他不会凭空落下来,就像雨,雨是从云里落下的。那么,我是从什么地方落下的呢?
……喔,记起了,好像记起了。那是一种咸咸的液体,它落进了充满血腥的搪瓷容器。白色的容器,红色的血液。那种液体一落下来,我粉色的肉体就充满了灵气了。是啊,我就是在那种液体里获得生命的。还有记忆。还有感觉。接着我就被巨大的疼痛淹没。
我好似听到这样的声音,像风在身上掠过:
哭什么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这些年轻人都这么糟蹋身体!将来就知道懊悔啦。一个中年妇女粗鲁的大嗓门。
然后,我听到了一声闷闷的嚎啕,像绝望的狼嗥,五脏六腑都从中呕出。是个悲愤的压抑的女声。我浑身为之一颤。
眼前的光,陡然一暗。浓黑的乌云,像屏障挡了下来。
让我再看一眼吧。是个女子抽泣的细声。那个有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女子,低下头来。在那黑暗中,我感到了第一缕温暖。
有什么好看的!……作孽!还是刚才那个大嗓门。
接着,我摇晃起来。我觉得天旋地转。还没等我清醒过来,“哗啦”一声巨响,然后就是冰冷的混杂着消毒水气味的水流把我吞没。我想喊,却发现没有嘴。于是我用身体当嘴,大吼一声:不——
,
可是,那一瞬间,我已经失去了知觉。我头脑里的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一个女人黑色的长发上。
一个长发女人。
一道灵光像闪电照亮了我的身体。我变得像水晶一样透明。对,找到她,找到那个长发女人,我就知道自己是谁,是从哪里来的了。
我发现,在那一时刻,我的身体突然轻盈了起来。我飞了起来。
是的,我是长发女人。这么一头好头发,可以做洗发水广告的。这也是我将近四十岁生命里唯一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四十岁?你觉得不像。谢谢你变相的恭维。现在什么东西,人都可以超越了,可以战胜了,但人们不敢碰一碰时间。时间,那是人类的黑洞。所以我们多心虚啊,我们所有的强大都是因为心虚。对时间的心虚。
我也是这些年才懂得这个的。女人越逼近四十,心里越透彻,有些水落石出的意思,可是脸上的印痕却复杂起来,重叠起来,那么多的故事沉淀在上面,想不透彻也不行啊。这是所有女人的尴尬。
分享: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