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无级别


□ 康启昌

  大杨变了。一股驱之不去的阴云聚结眉梢,有“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预兆。特别是妻子王秀杰当上了副市长以后,大杨脸上的肌肉好像僵化的岩石,不哭不笑,不愁不乐。他天生两道蹙眉,不笑的时候,就是罗丹在思考。一张深沉缄默的嘴,流露着无法忍受的寂寞。秀杰心中发毛。男性40岁,由于生理、心理诸多因素所致,极易掉入感情和性的陷阱,易受外遇的诱惑,这是一个需要自警的年龄。秀杰相信大杨,他不会掉进谁的陷阱。但她设身处地替大杨想,他也有一摊子工作,能说你政府的工作重要,他保护区的工作就不重要?凭什么让人家牺牲前程,让你升官?她试着问大杨:“你的家务负担太重,咱把妈妈请来?”大杨说,他喜欢家务,喜欢照料儿子。他没有因为家务影响事业,他今年又评为先进。“难言之隐。”秀杰心想,“纯粹心病。”伊壁鸠鲁说:“德性只能与幸福生活合而为一,而幸福生活是与德性分不开的。”大杨没有德性问题,是庸俗的等级观念压迫他人前人后抬不起头来。他与一般的男人一样,事业第一,哥们第二,他不想做老婆的跟屁虫。他的“山东大汉”的大丈夫心里,受到了社会等级观念的严重挑战。他爱秀杰,为了秀杰,他心甘情愿接受比谁都重的家务负担,而这种付出并没有动摇他在家庭中大男人的地位,小姨子、小舅子与他开玩笑,说他是模范丈夫,五好标兵,他听了不恼。因为他们对姐夫的敬爱与尊重始终如一。但是迈出自家的大门,就不一样了。他知道人们怎样看他,怎样评他,怎样议论他,他甚至还亲耳听见过他们的叽叽喳喳。那一天,他在车棚里给自行车补胎,外面的几个大娘婶子闲磕牙:“王市长的爱人干什么的?人儿长得可不错。”“听说是在保护区工作。”“那儿工作好啊。整天在大地里溜遛达迭。”“好什么好?级别低。顶多是个科级。”“副处啦!”“正处也不行。王市长,副市级。差远了。”大杨听了,耳根子发热。他早知道,中国社会等级观念极强,在秀杰分配到的干部楼里尤甚。男人是个人官,女的是个家庭妇女,没人觉得不正常,反而赞扬他糟糠之妻不下堂。女的官大,男的官小,别人就要说三道四,公鸡下蛋母鸡打鸣,阴盛阳衰。大杨自觉事业心很强。无论是技术业务还是组织管理,他都出类拔萃。他男子汉大丈夫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和本事,从来不靠秀杰的人事关系。但他却不能不让那些住在点式楼里的人们那样想。因此,他不愿意与秀杰一起上街。星期假日,秀杰约他出去走走。他硬着头皮,勉强奉陪。可惜仅有的几次同游,大杨都不愉快。刚出家门,秀杰便被人拦住,王市长,王市长地叫。有的向她反映情况,有的求她办事,有的没话找话闲聊。盘锦地方太小,走一路,就有一路熟人。最使大杨恼火的是,这些熟人目中没有别人,从他身边抢走秀杰时,根本不在意大杨的存在。他们只顾自己喋喋不休,把大杨晾在一边,毫无歉意。如果大杨是市长,是市委书记呢?他们也敢如此轻慢吗?官本位!人的价值在官本位的现实中扭曲失衡。“官大一品压死人”,冷酷的等级观念一再伤害大杨独立自主的男人心理,刺伤了大杨丈夫的自尊。笑容在大杨脸上消逝了,婚姻的幸福感在大杨的心里隐退了。大杨开始喝酒,时常喝醉。秀杰不是人们常说的“妻管严”,她认为,男人喜欢喝酒,与哥们交往,女人不必管束太严。何况大杨的单位经常求人办事,哥们义气,免不了喝酒。但是醉不成样,让人搀扶回来,秀杰就感到过分了。“杨福林,难道你也不能免俗吗?”她在心中嘀咕。一位老同学告诉她:“婚后十年夫妻感情最容易出现危机”,秀杰已经觉察到这种“常规”的危机也悄悄地笼罩在他们亲手营造的小家庭的上空。
  在他们的政府部门里,有一位女干部的丈夫因为自己职务比妻子低,心里很不平衡。于是喝酒打牌搞女人。女干部向秀杰哭诉,说自己倒霉,“你家大杨多好!还帮你搞家务。”她要跟丈夫离婚!秀杰劝说那位女官的时候,也给自己敲起婚姻的警钟。她开始注意满足大杨男人的大丈夫心理。家庭聚会,万元重金的人事,大杨向哥嫂表示,这个钱,我和秀杰包了。秀杰就赶忙说,我和福林负责到底。家中要添置什么家具,秀杰不管自己爱好,一律听从大杨安排。
  冬天的太阳,早早睡了。从陆地刮向大海的北风,把盘锦的黄昏提前变成了寒夜。她惦记着到省城办差的大杨,他起早走时说5点多钟到家,现在,快到6点了。儿子着急,儿子有个怪习惯,妈妈不在家,他不急,爸爸不回来,他就不安心学习。秀杰说,爸爸到省城,伯父们能不请他吃饭?正说着,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急促的声音使秀杰立刻紧张。当她听说“车祸”,“三个人都昏过去了”。一向沉稳、斯文的秀杰一下子懵了。她告诫自己,千万别慌,要冷静。但她就是冷静不了,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两腿酸软差点摔倒。是儿子的叫声让她镇静,她才打出了呼救电话。坐在救护车里,她望着车外的茫茫黑夜安慰自己:不会的,他不会……不会什么?你分明回避一个可怕的字眼。一刹那另一个完全陌生的王秀杰赤裸裸地站在她面前:“什么不会?天寒地冻路滑,他们三个人能否醒过来?”她双手捂脸,失声痛哭,车上的医生护士全都沉默无语。“福林,我对不起你!如果你……”眼泪又溢出眼眶,“如果你有个好歹……我第一件事就是辞去副市长的职务,找个普通女人的工作,把咱们的儿子培养大,做他的好母亲,做你的好妻子。”心急火燎,腕上的电子表把两个小时的行程拖成了无尽无休的隧道,连喊带叫天马行空似的救护车,此时竟像一只蠢蠢蠕动的甲虫不紧不慢地爬行。福林,你要坚持,等我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