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斯:一个对中华文化影响至深的人


□ 张大威

李斯:一个对中华文化影响至深的人
张大威

张大威 高级编辑,供职于媒体。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散文、随笔创作。先后在《随笔》、《散文》、《中华散文》、《文学自由谈》《文学界》、《海燕·都市美文》、《鸭绿江》等刊物上发表文章多篇。散文集《时光之水》获辽宁文学奖——第三届辽河散文奖。散文长卷《消逝的村庄》获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及高中语文读本。

孔子当老师的名气大极了,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还有十大高徒。但我疑心他做老师的成就似不如荀子。孔子的教育理念是“有教无类”,这么一 “无类”,弟子就缕缕行行,鱼龙混杂了,人满为患了。而荀子的教育理念是“少而精”——这简直是一定的。他的弟子肯定没有孔子多,但他却调教出了两个对中华文化影响至深的法家代表人物——心狠手辣大胆无耻的李斯、冷酷峻刻思维偏激的韩非。当然我们也相信,集先秦思想之大成的荀子一开始也没有确切的目标要调教出这么两个出类拔萃的政治明星。他们是在什么时间成长为参天大树的,荀子自己也不清楚。但有一点他应该清楚,那就是他的“人性恶”的理论基础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两个学生的思维走向是一致的。但在具体的操作上有所差别,口吃的韩非扬长避短,发愤著书立说,成《韩非子》一书。《韩非子》一书是法家的一个伟大的起点,结结巴巴的韩非用他的冷酷非凡的智慧,热心地为当时生存在华夏大地上的人们结网。在人们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的时候,一张密不透风的结结实实的网在他的手里就已经结成了。但他自己却没有机会将这张网罩在人们的头上。实践的事情会由他理论的信徒秦始皇和李斯来操作。《韩非子》一书不但在战国时代,就是在整个中华文化思想史上也堪称是一座巍巍的高山,但不过这座巍巍的高山是一座冰山而已。韩非是韩国的贵公子,他生存在丑恶的上层,他以他的日常生活经验为参照,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出于“计算之心”——这是不是存在主义“他人即地狱”的理论雏形呢?他不相信有温暖明亮的人性,有润物无声的仁爱。他明确地提出,统治者无须重视道德,只须重视法治。而他法治的理论源头乃是人皆爱荣华富贵;人皆趋利避害。因此治民无非是厚赏贵刑。厚赏也罢,贵刑也好,君王统治下的民众必须个个呆若木鸡,唯命是听,愚民们会吃会喝会劳动会为君王服务——这最后一点最为吃紧——但却永远达不到思考。愚民们的天职当然只是一心一意地“愚”了,你可不能有属于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智慧,自己的言论,自己的意见,自己的书籍,总之除了你自己的躯体,这躯体也是为君王之役用的,其他一切不利于国家独裁统治的意识形态之类的东西都要死灭。
韩非在他的《五蠹》篇中说:“故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无私剑之捍(悍),以斩首为勇。是境内之民,其言谈者必轨于法,动作者归之于功,为勇者尽之于军。”读了这段话,你就会了然为什么写李斯,先要说说韩非,因为韩非的理论,在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经李斯之手,大部分得以实施。“故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这不就是“焚书坑儒”的理论背景吗?在这种理论背景下,君王是一体化文化霸权的绝对霸主,一切知识载体,如书简之文,先王之语——中国人是极爱在历史中寻找真理的,以《论语》为例,《论语》中的许多论述都是以史为鉴,在尧舜禹等圣人的身上寻找文化价值——书简之文被焚毁了,先王之语被禁止了,文化传承的脉流被强暴地切断了,秦这个庞大的中央帝国像一个黑暗闷滞、人性无处依托的,没有源头没有去向的国家。这个帝国不需要交流,尤其是不需要与智慧、文化和历史交流。也许这种方法在当时有它一定的合理性。但由于政治和文化的空气不再流通,腐蚀这个帝国的病菌已经在它的体内埋下了。单等时机一到,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强大无比的躯体就会轰然倒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