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临江仙京城闻胡正老仙逝


□ 李旦初

  母亲只有我这样一个孩子。我清楚地记得,上小学的前一年,母亲还给我奶吃,所以我有幸记住了母乳的味道,那时候,甘甜、细腻、温热的母乳让我上了瘾。母亲为了给我断奶,在盛夏时节将苦豆草的汁液抹在乳房上,然后骗我说,她的乳头上生了一种怪疮,等好了以后我才能继续吃奶,这是自我记事以来母亲唯一的一次谎言,这个谎言便彻底地断了我的奶,在我等着母亲乳头好起来的那些日子里,我每天夜里都是心里想着甘甜、细腻、温热的母乳,嘴里吮着我的拇指才能入眠。等到母亲说她的病好了的时候,我已经上学了,最主要的是,得知其他孩子的自立,我就再不好意思提及。

  香豆草和其他杂粮或蔬菜一样,年年都在种,但年年都种得不多,香豆草和葱,是被母亲种在园子里的庄稼,它们在我幼年生活过的那片土地上,在人们的心里,犹如调味品,没有它们,日子显得乏味,但是有一点,就够了。

  凡是生长庄稼的地,野草比庄稼长得更好,我家的菜园子里,苦苦菜是最顽强的野草,铲过一茬又长一茬,越铲长得越疯,母亲索性让它们长,等到长大了,铲回家当野菜吃,吃不完的苦苦菜,母亲按当地的方法制作成浆水,盛夏时节,热油炝完了葱花,再炝上浆水,一碗浆水面,消暑又解乏。胡麻油再香,如果少了香豆草和葱,香味就大打折扣了,热油炝葱花,味道实在是太香了,偌大的村庄,只要有一家人的油锅里炝了葱花,整个村庄的空气都是香的。

  那时在农村,没有别的吃食,苦豆花卷,胡麻油炝葱花,浆水面,就是最好的吃食,从小吃到大,我一直没有吃够。

  每当我想起苦豆花卷,胡麻油炝葱花,浆水面,我会禁不住想,幸好我的童年有香豆草,有胡麻,有浆水,不然让我的母亲拿什么来爱我;幸好我一直对香豆草,胡麻,浆水念念不忘,不然我总会觉得自己太忙,哪能抽出时间思念一下我的故乡,还有故乡的爹娘。

  责任编辑,白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