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意佐临幽默大师


□ 康开丽(美)

写意佐临幽默大师
康开丽(美)

我是在1991年到1993年之间认识黄佐临的。我每年夏天的时候会到上海找他。那时任广智先生带我去医院看黄佐临,黄先生的女儿也在,我们还合了影。1994年6月时,我来到上海戏剧学院,听说黄佐临已经去世了,我很遗憾没有跟他道别。我那年回美国以后,黄佐临的女儿把一本纪念黄佐临的册子寄到美国给我,在那时这是很麻烦的事情,不像现在那么方便。
我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去康乃尔(CORNELL)大学读戏剧理论博士,那时候写博士论文,研究内容包括黄佐临的《中国梦》。我觉得这个戏非常重要,所以希望大家能多多了解这个戏。这个戏最大程度地体现了黄佐临的写意戏剧观和黄氏的戏剧理想。“写意”这个词如何翻译,曾经我们也谈过这个问题。黄佐临在解析这个词时也认为英文无法将这个词很好地概括出来。所以我的看法也和诸位一样,“写意”这个词在翻译的过程中就应该用中文的拼音。很多国家的学者和艺术家都应该来学这两个字,知道这两个字,写意就是写意。然后他们也应该去好好地讨论和探索。搞戏剧的学者和艺术家也可以多多地了解这个概念。我记得有一次我和黄佐临谈了很久的“写意”,黄佐临忽然对我说:“康开丽,最难翻译的其实是‘嗲’这个字。”我没见过这个字,这是上海方言里的一个字,意思是“扮可爱”。后来我们就谈了半个小时“嗲”这个字是什么意思,他给我解释“嗲”这个字,中文就很难翻译,英文就更难了。他说他花了十几年的时间也想不出“嗲”这个字怎么翻译成英文。不少老师说他很有幽默感,确实如此。他就是能在生活中很深刻很聪明地去想概念,同时也能说出非常有韵味的话。

今天我也是老师了,我在教我的学生时,无论是教他们亚洲的戏剧历史,还是实践西方的戏剧历史,我都提到黄佐临的写意戏剧观。我们应该根据他的想法进行大胆的实验。我想若是他在的话,也一定是这样认为的。我总告诉我的学生们,就算你们今后不去学习中国的戏剧,你们也要记住两个人的名字,永远都不要忘记:一个是梅兰芳,另一个是黄佐临。
所以能看出来黄佐临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的,包括我的学术和导演实践。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议,我非常荣幸,能听到黄佐临那一代的专家老师们在这里讲话,有些回忆是我第一次听到,心里非常感动。我觉得自己能做的贡献是很小的,但黄佐临对东方戏剧和西方戏剧的融合是一直存在于我的工作和学习中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6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