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家人和两只狗


□ 赵 新

  他们两个是兄弟。他们两个是邻居。东院住着哥哥,西院住着弟弟。
  两个院落之间是窄窄的一溜荒地。荒地上长满了杂草,有沙蓬蒿,有马齿菜,有鬼圪针苗,还有铁刺蒺藜。
  两年前,哥哥偷偷地把荒地上的界石往西挪了挪,挪了大约有二尺;弟弟发现以后,又偷偷地把界石往东挪了挪,挪了大约有三尺。为此兄弟两个恶狠狠地打了一架,哥哥被打歪了鼻子,弟弟也被撕破了耳朵。为此两个人还骂了祖宗,说他们以后谁再答理谁,谁就是驴日的,谁就是狗娘养的!
  两年来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更没有来往;如果在哪里碰面了,一个拐弯就走,一个掉头而回;拐了弯掉了头还要往地上啐几口吐沫,说是晦气晦气真晦气!乡亲们说他们结下了死仇气,他们立刻更正说不是死仇气而是鬼仇气,我以后做了鬼也和他有仇气!
  今年开春东院养了一只乳白色的京巴狗,很好看,很好玩;西院见东院养了,自己也马上养了一只。西院的狗是米黄色,西院说我们什么颜色的狗都可以养,就是不要白的!白的是孝,死了人才戴孝哩!
  人有仇气,狗没有仇气。那一白一黄两只狗常常在那片草地上追逐玩耍,跳跃奔袭,有时候如痴如醉地亲吻,有时候抱成一团嬉戏。那一天那条黄狗欢天喜地跑进东院里来,正要兴致勃勃地和白狗打招呼的时候,被哥哥一脚踢飞。哥哥怒不可遏地骂道:杂种!想讨我的便宜?瞎了狗眼不是?
  这一脚正踢在眼上。狗眼青了,狗眼肿了。西院的弟弟马上告诉媳妇说:咱的狗肯定是被东院踢伤的,等他的狗来了,你就使劲打,使劲踹,要死的不要活的!
  东院的狗果然来了。媳妇才要抡圆了棍子咬牙切齿地打,却发现那团状如雪球的小东西嘴里衔了一根火腿肠。小东西径直跑到萎靡不振的黄狗身边,把嘴里的东西放下,陪了黄狗卧在一起。
  媳妇看见,白狗开始抚慰黄狗,它抬起前腿梳理它的绒毛,挠它的肚皮。
  它用舌头舔它的鼻子,舔它的眼睛,舔它的伤痕。
  白狗的眼里忽然有了泪水。那泪水拖得很长很长。
  白狗又叼起地上的火腿肠,然后把它送到黄狗嘴里。
  媳妇心里一动,扔了手里的棍子。
  媳妇把事情告诉了男人。媳妇说:今天东院的狗跑到咱家慰问来了,还带着礼品。
  男人说:是吗?男人又说:就你心慈手软,不敢下手!
  第二天那只白狗又来了,又叼给黄狗一根火腿肠。这一次男人见到了,男人也没有下手打那只白狗。男人和媳妇说:官不打送礼的,饶了它吧!
  媳妇说:饶了它吧,只当你哥你嫂来给咱赔了不是!
  黄狗很快恢复了健康。黄狗不计前嫌,照样往东院跑,有时候还偏偏跟在哥哥身后,和他一起下地,打也打不走,撵也撵不回。有一次哥哥把钱包丢了,哪里也找不见,急得寻死觅活,不吃不睡,却被黄狗从他的菜园地里叼了回来,送到了他的手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