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房


□ 何予良

童年的老房装着我梦幻般的酸甜苦辣,当我眼见着它将要消失时,一切似乎又将不复存在了。我心中的那个老房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年迈的父亲把我叫到身旁,很认真地读了从老家来的信,大意是属于我们家的那座老宅,年久失修,早就没人住了,还占了块不错的宅基地,如何处理,让我们拿个主意。其实父亲知道他们的意思,过去就拿过主意,可是老家的人们一定要我们来个顶事的人,当面讲清。
“你跑一趟吧,”父亲说“你是长孙,顶事。”
我感到很突然,但也无可奈何,我不是嫌弃乡下,那里是哺育我成长的摇篮,我在那里落生在那里长大,直到上中学,妈妈才把我接回城里。当时,我是多么怀念故乡啊!那有疼我爱我的爷爷奶奶,有一块儿摸鱼掏鸟的小伙伴,有我心爱的鸽子和形影相随的大黄狗,有我金色的童年和美好的回忆。
多少年了,我参加工作以后就很少有机会回去了。爷爷去世的时候回去过一次,转年奶奶又去世了,总说去上坟,但终究没有去成。往后的五六年间再也没有踏上过故乡的土地,岁月流失,故乡朦胧。村里虽说有一半人家和我们沾亲带故,可是最亲最近的只剩下一个姑奶奶了,平时连人家聘闺女娶媳妇我们都不去个人,现在,冷不丁的闯了去,真有点难为情。我打定主意,到了老家,先去看看姑奶奶,然后就在爷爷奶奶住过的那三间老房里凑合住两天,不给人家添麻烦,自己也自在些。
这是秋日的早晨,我进了村。阔别多年,似乎一切如故。姑奶奶的小院收拾得干净利落,进了堂屋,扑来棒渣粥的香味,我轻轻地挑开东屋的门帘,一位老太太盘腿坐在炕上,脚边是针线笸箩,凑着映进来的晨光颤颤巍巍地缝补着什么。
“奶奶!”
我是这样叫她的,小的时候就这样叫,老人没有回头而是仰起面孔,愣了一会儿,仿佛在她的记忆中捕捉着什么,我走到她近前:
“奶奶!”
她转过脸睁大眼睛使劲打量着我,又慌乱地揉揉眼睛,盯了我好一会儿:
“小良子,小良子!”
她有些激动,向我爬了过来,我深深地弯下腰,任她用双手抚摸着我的脸、抚摸我的头。她的手掌是粗糙的,手背青筋脉脉,但温暖而有力。老人家的脸上皱纹松弛,片片褐斑,几缕白发散落在额前。她老了,已是风烛残年了,只有那双深陷在眼窝里的眼睛还是那么有精神,那慈爱的目光多像我的亲奶奶。
“哪敢认哟!大小伙子了,哪敢认哟!”
小炕桌上堆满了花生、红枣、南瓜子,姑奶奶递给我一杯温茶:
“先别喝,你瞅瞅里头。”
杯子当中漂着一根竖着的茶叶梗,我们会意地笑了,姑奶奶笑得很开心:
“我沏上茶就瞅见了它,正寻思着呢,你就来了,你信不信吧?”
小的时候,姑奶奶常给我讲神鬼狐仙的故事,末了总是说“你信不信吧?”我不由得轻松了许多,毫不拘束地和老人家说笑。她兴致勃勃地听我讲了我们的家事,又细细地问了爸爸妈妈的情况,问妈妈关节炎好点不,问爸爸是不是还天天喝酒,还提起一些连我也记不起来的旧事。上年纪的人真爱絮叨,加上高兴,我简直插不上嘴。我终于谨慎地说明了来意,还一再说明,我只住两天就走。姑奶奶笑眯眯地看着我:......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