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樊健军短篇二题


□ 樊健军

  刀 疤
  
  英雄的身体什么样儿,没见过?那得空去瞧瞧九曲巷的七刀。
  七刀是九曲巷的英雄,他凭了一双手和一具五尺长的躯干,二十三岁便做了义宁州城的大哥,州城里九井十八巷的小弟小妹都狗儿样听命于他。七刀住在九曲巷的深处,第九曲的底部。七刀每天必到州城里转上一圈,上午九点出发,午夜两点回来,风雨无阻,天天如此。出巷的时候,七刀身边常追着四个人,走在左边的是九刀和左嘴,走在右边的是菜牛和白狐狸,七刀裸了上身走在中间。九刀和菜牛本来紧挨着七刀的,偏又空出了一截距离,七刀虽说个子不高,但大哥的做派却让这三两脚猫步的空隙托了出来。
  七刀的身体是有意裸着的,因为那里满是刀疤。一块刀疤就是一块英雄的戳记。这是七刀的前任大哥五刀说的。七刀的身上一共有着三十七块英雄的戳记。那些戳记遍布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后脑勺,前胸后背,肚皮上,胳膊上,甚至大腿根部都有,不过刀疤密集的还是前胸后背,二十三处,差不多占了刀疤总数的三分之二。刀疤的形状是不规则的,像是懵懂孩童的信手涂鸦,想什么样有什么样,想什么印版有什么印版,绝少有模样雷同的。有的像狗齿撕扯过,虽说结了痂,仍旧凸起两个对称的圆形斑痕,后面是狗齿划过的线形痕迹,像流星的尾巴一样拖得老长。有的像猫爪子挠过,又像女人的尖指甲刨过,一溜排着几条弯弯曲曲的线条,有如萤火虫在丝瓜上咬出的曲线,又如无数的蚯蚓扭扭曲曲地爬过。有的像水塘底干涸的裂缝,下了一场小雨,裂缝是痊愈了,可有了模糊不清的疤痕,像一抹淤泥一样潦草地积在那里。还有的像女人的妊娠斑,凹陷着鸡肠子形状的灰白;还有的像女人的唇印子,涂了洗脱不掉的污秽的浊红。最扎眼的是七刀背部的那条刀疤,它从腰部出发,一路徐徐而上,横穿了整个脊背,最后止在了七刀的肩头。那条刀疤是暗红的,拇指宽,六十多厘米长,像一根女人用过的经血带子,染了经血,懒得洗净了,便随手弃在了七刀的脊背上。
  这根经血带子样的刀疤是七刀最荣耀的一条刀疤,因为它是替前任大哥五刀背上的。虽然七刀替五刀挡了这愤怒的一刀,可五刀最终还是死在了对手的刀下。这一刀是七刀挨上的第七刀,也是要命的一刀,它本来是冲着五刀去的,可没想七刀自个找死垫到了刀下,对方犹豫了,这一犹豫手头上的力量就弱了许多,没往死里砍,七刀的伤势因此轻了许多,七刀才捡得了性命。其实,不仅仅是第七刀,七刀身上的那六块刀疤,就有五块是替五刀挨的。那剩下的一块刀疤,才是真正属于七刀自己的,那是七刀在小学时同高年级的一个男生干架,用的是铅笔刀,还不怎么熟练,不小心将自己割伤了。那伤疤留在了左手的手背上,一根淡淡的细线,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七刀记得,那一次他们争抢的是一块石头,一块带图案的石头,那图案很像一只蝎子,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最后因为七刀流了血,石头就归七刀所有了。那块石头至今藏在七刀床头的抽屉里,用一块红布包裹着。一个人的时候,七刀常拿出来把玩一阵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