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王庙里的新安小学


□ 沈 洁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一位投身于破除迷信运动的乡村改革家曾经借着笔下虚构人物之口,道出了一番肺腑之言,他说,天下事本来没有完全走直线的,大凡大事业的成功,总要走多少迂回的路径。在民间信仰仪式盛大复归的当代中国,这番来自于时间深处的自我剖白似乎可以更加激励我们重新审视“启蒙”、“科学”、“理性”与“文明”神话被构筑的历史。底下,我想说一个故事——发生在近八十年前一个普通乡村中“庙产兴学”的真实故事。透过重重叠叠的时间的阻隔,回到历史被塑造的开始,或许,这有助于我们更清楚地理解当代社会:信仰世界与生活世界的对峙,以及它们为什么突如其来的从一种历史性的断裂进入到亲密的当代状态?
事情发生在江苏淮安城外的河下镇。镇外的莲花街上有一所灵王庙,庙中供奉的是三代时的周灵王,建庙年代不详。清代旅淮的徽州侨民筹资重修灵王庙,并且捐款置田。因为徽州县别名新安,灵王庙又多了一个“新安会馆”的名字。所以到了民国时候,这灵王庙既是一处地方性的信仰空间,也成为了一个商人组织的所在地。新安会馆的房屋相当宽大,一年的租息就可达到三四百元。灵王庙中有住庙僧人担任香火管理和住持,但是庙中财产的管理权仍是掌握在徽州同乡手中。每年,由徽州的旅淮商人中公举一人,负责管理庙产及庙中的日常事务。后来,灵王庙中替灵王供奉香火的僧人取消了,由公举的管理者身兼二职,负责一切。民国初年,灵王庙的管理人为吴俊卿、朱耀华和吴季贤等人。他们为了获得各自对庙产的独立控制权而展开了争夺。适逢当时的淮安教育局正要在河下镇兴办一所中心小学,而徽州旅淮同乡及旅京同乡也在商议设立学校之事。于是吴俊卿便打定主意,希望趁这个机会控制住庙产的管理权。为此吴俊卿亲自前往南京晓庄,以庙产兴学为由,说服陶行知先生介入此事。经过陶行知及晓庄派赴淮安的诸位老师的努力,并在县政府介入其事的情况下,争夺各方才勉强息讼。新安小学于民国十八年六月六日在河下镇正式成立,吴俊卿借着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实际上赢得了这场官司的胜利。
这是新安小学设立之前的部分背景资料。可以看出,这是一起伴随着利益争夺的现代化改造。随着学校的建立,新教师这一角色的介入,围绕着庙产兴学而展开的纷繁争端将变得更加复杂。新安小学设立之初,占据了会馆的数间空屋,而办学经费则大多数来源于晓庄师范及陶行知先生的个人捐助,并非庙产租息。另外,徽州的旅京同乡因举办学堂事属义举,也捐资不少。学校正式开办以后,原来会馆的那几间空屋已不敷用,于是打算把庙舍整理成为校舍。这一围绕着灵王庙庙产的实际举措,才真正展开了废庙兴学事件的序幕。
信仰与利益的双重阻滞
整理校舍,第一步当然是要搬移菩萨。这是引起乡民反抗的第一个直接原因。兴学伊始,新安小学的教职员正设法将灵王庙中的偶像搬运出去,可是行动才进行了一半,就激起了地方民众的暴动。乡民们认为,搬移了菩萨,地方是一定要受到灾难的,他们的生活也将从此不得清宁。这是出于一种信仰上的反对。其次,还有因为利益关系的反对。乡民们普遍相信,菩萨头上有珍珠玛瑙,腹内有银胆金心;而那些搬移菩萨的人,一定从中私吞了厚利。于是,河下镇的百姓随即发动了一场席卷全镇的毁学风潮,首当其冲的就是新安小学的几位老师。先是家宅被捣毁,然后是受到乡民的殴打和污辱。这件乡民暴动的官司,从淮安一直打到宝应,可是毫无结果。而乡民们,在捣毁事件以后也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因此,发生在新安小学创办之初的这一次庙产纠纷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没有来得及移除的偶像仍然立于庙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