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澳门门


□ 熊育群

  许是天性中怀有诗人的)中动和想象,我总喜欢天南地北地跑。有一年冬天,我突然跑到了南方,跑到了澳门海关。一栋白墙黄瓦的海关大楼,远远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看着它,我那双大地上四处自由走动的脚渐渐慢了下来,最后不得不止步。我盯住了一个地方——拱北,因为那里站着荷枪实弹的军人,有一堵普通但显现着威严的门。它的后面就是我不可踏足的澳门。
  金黄一片的大瓦顶刺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早习惯了江南的青色瓦屋。金黄色的屋顶让人不能安详。它让沉静的屋宇变得动荡不安。广场上,腥成湿润的风在阳光里像水一样荡漾,清新又陌生的气息,感觉海出现在呼吸里,出现在触觉上。有一种伤害与痛,随着血液在全身弥漫,雾障一样。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情感。是澳门显现了它冷铁一样的威严?我在止步间体悟自由与平等的滋味,体味一个人的卑微,不再只是文字上的含义。
  在珠海湾仔码头,我登上了一艘白色游轮,开始了水上绕行澳门的游览。南中国海上的太阳温暖而灿烂。我伸长了脖子,像一个窥探者,想看清澳门不一样的生活,看清澳门资本主义世界的模样。宽阔的海面,朦胧的景象:一部四维电影——真实又清晰的一个幻境。
  殖民地的历史早已终结,中国的土地上却还竖立着澳门与香港这样的大门。这是一个国家洞开在另一个国家的门。在深圳中英街,哪怕只有一个水泥桩的界碑,在位于香港一侧的商店里,你也只能偷偷望一望店铺后面洞开的门,看见门后的路面与山水无遮无拦且并无异样,看见那些穿着打扮与自己不同的人走来走去,看见穿着制服带着警棍的人在巡逻……在店里,我目光躲闪,害怕别人看见,怀疑有逃港嫌疑。
  那时的南方,我看到的是门的阻隔、门的限制,体验了门给一个国家带来的疼痛,给我带来的屈辱。
  港澳通行证与护照十分相似,一为深蓝,一为深红,只有颜色的区别明显。几年后,终于可以凭着它踏进这道门了。殖民地的历史也从那一天的交接仪式后从现实世界走向了终结。
  第一次走进拱北这栋体量庞大的海关大楼,我才知道里面的门如此之多!从进大楼的门,到验证的门,再到出大楼的门,经过一片空地,进入澳门海关大楼,又是同样的一道道门。走过这片直线距离不过百米的地方,突然间就有了十分遥远的感觉。在所有的门为我打开之后,一个广场的后面,澳门出现了。
  步出海关,紧贴海关大楼,两根旗杆下,一道门楼竖立,与现代的玻璃和水泥筑起的大楼相比,它就像是一个建筑小品,一个历史文物。进入澳门的第一眼我看见的竟然仍是门。这座门楼面对着大楼,迎着所有出关人的视线。它是那样奇怪,强烈地撞击了我的目光,它的异域风格和遥远年代的气息让我止步。
  门楼就像从一栋西式建筑中切割出来的、,非常局部,圆形的拱门,边框由石头垒砌,它能够独立出来,成为门的象征物——门的牌楼,在于它没有实际的功用,墙的目的是为了门,门的作用并不是为了通行,而是对一个区域占有的宣示。我闻到了一个西方国家的气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