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米罗艺术的童趣梦幻密码


□ 巫 俊

  在超现实主义绘画领域里,西班牙人若安·米罗,无疑代表着另一种趣味取向。与达利那些怪诞到甚至有些丑陋的画面相比,米罗的作品是令人愉快的:简略的形状和强调笔触的圆点,在精心安排的背景环境中,使那些来自于梦幻中的奇思妙想漫溢出自由、清新的气息和天真、幽默的童趣。
  米罗的作品给世界带来了新奇。然而,他的作品中散发出的那股使我们无法抗拒的魔力却并不单纯取决于形状本身。因为在他的画中,我们实在找不到传统意义上可以称之为“形状”的东西,充其量也不过只有一些“形状”的胚胎、“形状”的成分而已,类似原始人在山崖上刻下的标记,又像是小孩子随手抹画在墙上的涂鸦。那么,是颜色吗?但与那些恢宏巨制相比,米罗画中的颜色又简单到了极致,除了红、黄、蓝、绿几种基本色之外,也实在没有再多的色彩。看来米罗艺术的卓越之处,并不在于他画中的形状和颜色,而是在于那些似乎是他在梦中行走时信手拾来的意趣,在于那些作品中用幻想和感动把形与色编织在一起的神秘的结构。正是这些仿佛具有生命的图示散发出的热情和活力打动了我们、吸引着我们、进而成为比我们日常所见更为真实的存在。
  米罗好像从来就没有想过那些梦幻般的形象是否真实。他只是在精打细算地使用着这些存在于他的梦幻中的形状和色彩,让它们在画布上自由地弯曲和伸展。他也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真实之间相互亲密的关系以及空间深度对它们的要求,只是让血红色或古蓝色的各种形状尽情地散布在深浅不同的背景上,让大小相间的黑点、黑团、黑块像爆炸四溅的宇宙流星般扑面而来。这些漫不经心涂画出来的稚拙形状,如同被脐带缠得乱七八糟的胚胎,又似珊瑚石上游动着的变形虫,或如繁乱交织在一起的针线,它们共同构成一个并非真实的童真世界,一个多彩多姿的梦幻天地。在这方无拘无束的天地里,米罗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决定只有他自己才是这里惟一的君主。他拒不接受前人的传统,他只是带着史前人类的执拗或儿童般的好奇心上路了,去那个他也说不清楚名字的地方去探寻仅属于他梦幻中个人的宝藏。他不打算讲别人所使用过的任何语言,只是怀揣着在梦中可以使用的密码,到我们共同希翼抵达的那片伊甸园中去采撷智慧的果子。
  米罗显然也为他要去寻找的世界想好了名字:《鸟翅上滴下露珠,唤醒了眠于珠网暗影中的罗莎利》、《迷恋着女人的密码和群星》、《被一只鸟旋绕的女人》、《太阳前的女人与鸟》、《翅膀上点缀红色的飞龙追逐向彗星盘旋而去的蛇》、《羽翼如火的鸟,静静地谛视着》、《从那座被彗星撞空的山巅上,飞来雄鹰,宣告诗人之辞》、《金黄的蓝色环绕着百灵鸟的羽翼,与安眠在缀有钻石的草原上的罂粟花蕊遥相对应》、《星星对着原野上的树微笑》、《夜色中的人体与鸟》等,米罗几乎所有作品的名称,都与人类文化中那些带有诗意色彩的事物有关,他所要努力表达的,也正是这些事物抽象的形式。也就是说,米罗在绘画的时候,心中装着的依然是人间的事物,他给绘画命名时使用的,也依然是人间的词汇,只不过,具体的事物在画布上被他神秘的心灵抽象了。这个被抽象的过程,也就是从现实的世界进入米罗的世界的过程。在米罗的那些如同孩子涂鸦出来的稚拙的作品中,标题几乎就是他与自然和人世间发生关系的惟一纽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