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导师科斯


□ 王宁美国科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浙江大学科斯经济研究中心国际主任

科斯离开了我们,带着些许遗憾,更带着期盼。经济学会走上正道吗?中国或许不会让老先生失望吧

  特约作者 王宁

  2013年9月2日下午2时30分许,唐纳德·哈利·科斯(RonaldH,Coase)在美国芝加哥市圣约瑟夫医院与世长辞,开始了他2008年在中国经济研讨会闭幕辞中所言的“长眠”。我失去了良师,中国失去了一个诤友,世界失去了一位智者,经济学界失去了亚当,斯密之后200多年里堪望其项背的谦谦学者。

  弗吉尼亚,伍尔芙有一句广为传诵的名言:“人的秉性大约在7910年12月改变了。”

  科斯有幸,或是不巧,搭上了那个时代巨变的末班车,正是在这年年底(1910年12月29日)在伦敦一个普通家庭呱呱出世。年幼的科斯刚刚记事之时,欧洲便陷入“一战”的烽火。风华正茂的科斯进入伦敦经济学院学习商科之时,“大萧条”开始施虐欧美。当“二战”爆发时,科斯已经返回母校执教。随后,科斯中断了挚爱的教学和研究,投笔从戎,以文职身份加入英国战时政府,服务于邱吉尔的战时内阁办公室。1951年,科斯移民美国,从此客居他乡,亲身经历了美国上个世纪后半叶的种种社会巨变。

  20世纪是史学家所言的“极端年代”,各种极端意识形态交锋争势。科斯在世的沧桑百年里,风云变幻,纷繁杂乱。但是,科斯之一生犹如静谧的大海,波澜不惊,少有惊人骇世的戏剧性插曲。

  人生是一串意外事件

  孩提时代,科斯腿有微疾,父母给他戴上铁制的腿套,送进一个专为身残学生办的学校。在当时,身残学生和智力发展迟缓的学生所受的教育内容完全雷同。在小学阶段,科斯几乎没有接受任何正规教育。但由于行动不便,他有更多的时间独自读书。很早辍学务工的双亲难以给他指导,他完全凭自己的兴趣,涉猎广泛,尤其喜好历史。科斯是独子,小时候没有固定的玩伴,经常自己与自己下棋。科斯独立自学、不喜热闹的性格从小就显露无遗。

  母亲对科斯的性格影响深远。她喜欢运动,性格独立刚强,从小教导科斯诚实,不说谎。他母亲最崇拜的英雄是英国探险家劳伦斯奥茨船长。在一次南极探险中,为了不连累他的三个同伴,增加他们生还的概率,受伤的奥茨船长选择了自我牺牲。这种独立精神伴随科斯终身。

  小学结束后,科斯在父亲的帮助下进入了当地学风严谨的基尔文法学校。当时,文法学校(相当于中国的中学)的入学学生年龄一般是11岁,进校后,学生可以选修拉丁语。但科斯阴差阳错,12岁才入学,错过了修习拉丁语的时间。如果没有这个意外,科斯一定会成为一名历史学家。20世纪或许会多一位爱德华·吉本,而经济学则一定更加惨淡无华!科斯常说自己的人生是一串意外事件。晚一年入学文法学校只是这串意外事件的第一宗。

  科斯的正规教育从此开始。他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从化学中的拉普拉斯,到生物中的达尔文,但最喜欢的科目无疑是地理和历史。半个多世纪之后,科斯还清楚地记得地理老师的姓名。这位老师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授魏格纳的地球板块学说。当时,这一假说刚提出不久,还没有什么科学证据(这要等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科斯为这个大胆的假说深深地着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