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口香糖


□ 罗尔豪

  从棚子屋里窄小破烂的窗户望出去,越过空阔的广场和几幢待拆迁的房子,就能看到翠苑小区院墙上爬满的紫藤。棚屋里的女人把身子往上挣了挣,弄得脚链子哗啦啦的一阵响。
  正埋头收拾工具的男人注意到女人的动作,走了过来,把头伸到窗前。窗子的下面,是一块地,上面种着玉米,虽然草长得几乎要遮蔽了庄稼,但这并不影响玉米的茁壮成长。男人看了一阵,说,“再过些天,就要收玉米了。”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女人,又向前面望了望,看到了翠苑小区的房子,就说,“我知道你为啥总喜欢趴在窗户上了。”
  男人说完,拉开门,刺眼的光线射了进来,原本阴暗的屋子仿佛撒满了黄金,躲在空气中的灰尘有些不自然的扭动着身子,几只簸箕虫在阳光里四散奔逃,有一只差点跑到她的脚上。男人看了女人一眼,犹豫了一阵,还是把门关上了。
  棚子屋的外面是一大片空场,现在变成了菜地,上面种着丝瓜,南瓜,西葫芦,菜豆角,小白菜等一些常见菜,还有几株向日葵。男人干了一阵,太阳晒得头上直冒汗,有些气喘吁吁。男人就骂自己,这身子骨是咋的了,以前在家里一干就是一个整天,气都不喘,中午还是送饭到地上的,可自己这才到城里几年,这身体可就不行了。还咋回去伺候那几亩地呢!
  虽是这样想的,男人还是歇了下来,他坐在锄把上,锄是自己制造的,把一个铁片嵌在一根木棍上,就像原始人的工具。年初来的时候,本想从老家带一把锄头来,但考虑到上车下车,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而城市里是不可能有卖锄头的。他只在一个商店里见过一个类似锄头的东西,但非常小,倒像是一件凶器。没有办法,他只好自己想办法,制造了这么一件粗糙的东西,但还算实用。就是靠它,把这片地弄出来了,而且种上了很多菜,这些菜足够他吃的了,如果有剩余,他还可以利用闲下来的时间,拿到市场上去卖,赚些小钱来。去年就卖了五百多,实在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如果再加上吃菜节省下来的,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他甚至想,如果不是这片地,他或许早就卷铺盖回家去了。
  他坐在锄把上,四下里看,现在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而且这地也种不了多长时间了,人家说来就要来的。两个月前,人家就已经来通知了,让他抓紧时间搬走,说工程马上就要施工了。但也说不准,城里人说话似乎总没个准,就像这个地方,开始自己和工友们一起住,这些工棚虽然简陋但不用掏钱,还是让人兴奋的不得了。一年过去,人家来人催他们搬走,说要盖房子了,原来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工友们都搬走了。他因为回家,没有及时搬,回来后还住在这里,房子也没见盖,也没有人再来催,他就这样住下来了。所以,他们上次的催促,也是不必当真的。现在这里只剩下自己,除了有些寂寞,男人觉得其他都是挺好的。
  他坐了一阵,觉得有些渴,就进屋去倒水,看见女人坐在床上,直直地看着那抹耀眼的阳光。屋子里的潮湿使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想了想说,“你想到外面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