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定要翻翻贵刊


□ 陈 宇
韩石山先生:
读近年来的《山西文学》,实感已成为研究徐志摩及相关人物的一个重阵。要写研究徐志摩等人的文章,一定要翻翻贵刊,因上面有许多首发的第一手资料。拜读先生2004年新版《徐志摩传》,不仅修订,还有三处增补,使之更臻完善。一个偶然的机会,翻拣出徐志摩侄徐嘉送我的一份资料,讲到徐积锴“慰母信”有疑。查考相关书籍后成一文,目的有二:一,避免史料湮没并就教先生。你是学历史的,且徐志摩史料细而多,我担心自己有些史料未见到,考据欠周,请你过目指正。二,如此文立论可以,即算给贵刊投稿,请审阅并放心斧正。为增可读性,附上《小脚与西服》一书封面照,因大陆尚未见中译本也。另附上美国《世界周刊》缩印件,确证立论根据。若文中有错失,还望拨冗见告,以免我陷于误判。祝撰安!








陈宇1月15日陈宇先生:
信及大作均收到,谢谢。《山西文学》我接手后,即设立了“文史随笔”专栏,每期三四个页码。当初的想法是增加一点文化含量,没有特意约稿,觉得还有点意思就登了。办到后来,连我也觉得登徐志摩、李健吾的东西多些。没办法,我写过这两个人的传记,朋友们知道,寄来的稿子就多些。你这样一说,反倒提醒了我,以后的面儿还是要宽些。当然,也不是说多登徐志摩及相关人物的有什么不好。能在某一方面见出特色,也不容易。你的稿子收到后就看了。确有道理。不是有道理,而是就是事实。既然徐积锴自己说了,就不能不信。我写徐传期间,曾多次与徐积锴先生通信,可惜见不及此,也就没有问过。看来张邦梅也只是引用,并非听诸张幼仪。张邦梅此书,原是本科毕业论文,后又改为硕士论文,此时张幼仪已过世,只能靠各种资料添加充实了,难免会将眼见当作耳闻。现在看到的最早的出处是刘心皇的书。刘的书是粗糙了些,还不至于捏造。会不会是这样的:当年张幼仪委托梁实秋、蒋复璁编《徐志摩全集》前后,曾两度去过台湾,在此期间有人采访过张,张说了这个意思,采访者便据以写成那么一通典雅的书信夹在采访文章中。文章见报,刘心皇见到,以为此乃徐积锴的原信就引用了。这只是我的揣测,是不是这样,还要看台湾方面有没有这样的报道。另有一言奉告。记得你采访金岳霖的文章中说,金说徐志摩追求林徽因时唱过一句戏文“销魂今日进燕京”,金据此就认为徐是下作,不自重。我觉得金先生言重了。金后来也追过林,要不林不会向丈夫提出想离婚的动议。前不久偶翻徐志摩的日记,是和陆小曼热恋期间的吧,也记有这句戏文。这句戏文,怕是据京戏哪出戏的戏文改的,只要到北京会自己的心上人,都可以这么哼唱的。年轻人这样哼唱,不过是表示一种心情,谈不上下作,也谈不上不自重。时想到这些,供你参考。祝春节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