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中国文学和电影



编者按|本栏目的论题来自于2005年末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联合举办的”市场经济下的中国文艺”论坛。莫言、郑洞天两位先生的文字是在此次论坛上发表的演讲。而王兴东等五位先生的文字则是在2005年末第14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两岸三地新片创作座谈会上的发言。我们把这些精彩观点辑录在一起,让读者对市场经济下的中国文艺,特别是中国电影有一个更为深入的了解。

市场经济下的文学并不悲观

奠官(作家):上个世纪日。年代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大量翻译过来的西方小说、文学理论、哲学著作等等,在文化艺术方面西风劲吹,这对于封闭了几十年的中国来讲无疑是巨大的外部刺激,使我们这批当时的年轻作家感觉到眼花缭乱,有时候也如同醍醐灌顶。我们过去读过的文学,我们所写的文学跟他们一比较就发现确实有很多的问题。如果看过中国文革期间八个样板戏,读过文革期间一些文学作品的人,都会对50年代到80年代中国文学作品的基本变化有了解:公式化、概念化,思想是统一的,人物是类似的,设置都有预定的模式,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连3岁的小孩儿都能判断,绝不允许写什么中间人物。50年代关于中间人物有过激烈的争论,不能写坏人身上的人性,更不能写好人身上所存在的缺点,要么是圣人,要么是恶鬼,所有的文学都被限定在政治的范围之内,超越了带有普遍人性的、能够被人类共同感悟到的普遍感情的东西都是不能在描写和不能书写之内。因为长期的禁锢,大家已经感到这非常正常了,尽管在50年代、60年代有许许多多的作家、诗人,包括电影和话剧各方面的艺术家为了挣脱锁链进行抗争,但是每次抗争都是以惨败告终。
文化大革命结束,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毛主席的去世宣告了一个时代结束,新的时代为思想解放提供了非常好的外部条件,这时候我们把读到的刚刚翻译过来的外国作品和我们所熟悉的中国作品进行了比较以后,确实感觉到非常震惊,意识到我们过去所看到的、所写的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文学,它只能是狭隘的小圈子的文学,无法进人世界文学之林的。带着鲜明的阶级和政治印记的作品,不可能唤起人类普遍审美意识来,也就是说只有在共产体制国家里才可以勉强接受这样的文学,我们当时的电影、戏剧大概只能到东欧一些国家或者朝鲜、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之内,一旦出了这个范围,别的国家就很难接受。
文学应该超越阶级观念,超越政治立场,站在高的、广的角度上铺开整个人生里程,应该是描写全人类共同的感情。尽管有很多人也界定了50年代是黄金时代,但是我个人认为从1982、1983年开始一直到1991年左右,将近10年的时间里应该是中国文学最好的时期。那时候中国计划经济还占据社会经济生活的支配地位,市场经济羞羞答答半遮面,当时的个体经营、个体户还存在很多争论,农村的改革分田包产到户也是备受争议的,不断地有各种各样的极左思潮,阴风习习,经常要把改革取得的成果推翻,像南方的深圳和某些特区也是备受争议的,包括很多人去那边演讲,在理论上无法说服深圳很多青年,就动用带着某种专政色彩的话来威胁人家,说你是哪个单位的,你是什么家庭出身,你爹是地主还是富农,不得不动用当年曾经整过他们的办法来对付那些理论上向他们提出挑战的年轻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