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述而不作”


□ 刘士林

  “述而不作”,是孔子一句名言。朱熹谓:述,传旧而已。作,则创始也。这可称之为知识—人生方式,它综合求知与修身为一体,信而好古,不为天下先,因而常被历代激进主义思想家所批评乃至诟骂,以其保守色彩和缺乏创造魄力也。
  然而,冷静下来反思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在这种知识—人生方式中,有着这样几点常被其批评者忽略的价值存在。
  首先,这里体现了一种客观的道德人格对主观主义(思想或情绪)的理性制约。历史和传统是前人生活和智慧的结晶,是一种“客观化了”的精神存在,在对它们的解读、模仿、学习,即“述”中,便可直接从中继承人类的智慧和经验。这也是任何创新和改革的基础,它能避免对社会规律和历史背景茫然无知、而又充满盲目热情的激进主义者的悲剧,而且它是从个体内部建立这种制约机制的。对现代学人来说,这一点恐怕至为重要。古之学者为人,今之学者为己。现代人个性觉醒固然是一种伟大的文明成果,但另一方面,这种觉醒对自我欲望的刺激和肯定,又使现代人功利思想严重以及责任心缺失。故在现代学人的知识—人生方式中,主观主义、唯意志论和独断论异常盛行。成功证明手段合理,作为一种伦理依据,严重遮蔽了人们对“手段”的道德立法和理性约束。急于求新,标新立异,以各种手段猎取声名。罗素曾指出:文艺复兴时代人们对高妙手段带来的名誉就非常赞赏。现代学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述而不作”这一知识—人生方式中,道德人格对主观主义的制约,还可以从一些大学者走过的心路历程来考察。从这一角度,我们发现,很多大学者越是学问做到成熟时,往往就愈显得“无言”,在论文中就越少主观情绪和个人偏好,材料愈加丰厚,思想愈加朴素,而终抵那种以“客观之眼”观察世界的境界。这就是“述多而作少”或“述而不作”。主观东西日益减少,客观本质就愈呈现得真实、深刻。老子谓“希言自然”也有这层含义。
  其次,述而不作,尤其表明对创新、创造、开拓、超越、填补空白等——这些现代学人最喜欢的精神“词语”——的艰难不易的感知。鲁迅对那些整日高叫着“新、新新、新新新……”的急进主义作家就极为反感。德国作家波伏瓦在长篇小说《人都是要死的》之中,曾借作品主角福斯卡之眼考察了自十三世纪以来欧洲六百多年的历史进程,这其中包括宗教改革和法国大革命等重大事件。但在其中读者看到的总是那样一些人,他们怀着偏见和冲动,互相攻讦、冲杀和毁灭,到头来“世界还是原来那个样”,没有变得更好,也没有变得更坏,“太阳每天升起来,落下去……发生了几次战争,战争以后,是和平,和平以后,是战争。天天有人出生,天天有人死亡。”这可以说是对“作品”在社会历史层面上的表现的一个极好总结,虽然有些方面带有存在主义文学的悲剧宿命观,但它也确乎在深层能使我们看到“作”的艰难不易。至于“作”在学术和创作方面情形,“天下文章一大抄”,以及文坛主角们由“各领风骚数百年”到“各领风骚三两天”,都是最具现实意义的总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