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彼爱怜一散文


□ 刘姝君

  遇见你之前,我一直是个流浪者。出身降魔世家的命运,注定了我一生都要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日复一日跋山涉水,游走于光怪陆离的世间,穷尽自己那并不纯熟的本领追踪狐妖的痕迹。认识我的人都说,这无异于自我放逐。他们不厌其烦地对我描述狐妖的高超法力,劝我放弃这场危险的赌博,而我总是笑而不答。狐妖可怕,这我何尝不知。只是,我忘不了爷爷临终前的叮嘱:此妖不除,必将贻害人间!作为降魔者,我没有权利选择放弃。所以,即使心中充满胆怯,我还是上路了。

  来到江都城的那天是除夕,漫天飞雪纷扬飘落。街道之上行人无几,四周的店面也纷纷闭门罢市,我徘徊良久才找到一家干净的小客栈。入门之际,我习惯性地脱下外套抖动一番,无数白雪夹杂着尘土如柳絮般散落。你刚好坐在门边,望着我的眼神满是厌恶。那一夜,客栈中只有我们两人,我靠在窗边,轻吮散发浓浓醇香的热酒,注视着远远坐在另一边的你。虽然你装扮潦倒,满面风尘,但我仍然能看出你面容刚毅清俊的轮廓,你周身雄姿英发的气度。那时我便知道,你并非等闲之人。人类好奇的天性,让我忍不住想要探求你的故事。所以,我爽快地邀请你与我同坐共饮,而就在这时,那个名叫佩蓉的女人出现了。不可否认,相比于她,我只能退到阴暗的角落中独自神伤了。美丽是不足以形容她的,她举手投足之间的雍容娴雅﹑一颦一笑之际的自然亲切,足以让每个见到她的人都为之倾倒。那种魅力不是摄人心魄的明艳,而是清新宜人的芬芳。见到她时,你显得手足无措。你闪烁游移的目光,你微微涨红的脸颊,让我明白,你爱她。所以,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提出的要求,尽管我看得出,对于她说的话,你将信将疑。

  佩蓉说,最近江都城中有很多人被挖心而死,而凶手行踪诡异,至今逍遥法外,因此很多人怀疑是妖的所作所为。她提到了一个名叫小唯的女子,她在你面前毫不掩饰她的怀疑与恐惧,他希望你能帮助她找到真相。你相信妖的存在吗?我曾经这样问过你。你大笑,眉宇间的疏朗洒脱不觉令我入神。这世间哪有什么妖!是啊,开始你根本不相信那些惨案是妖在作怪,甚至对于我降魔者的身份你亦是忍俊不禁,在你看来,我不过是个依靠招摇撞骗混迹江湖的无聊术士。可即使如此,你还是介入了这场是非之中,你依然四处寻访查找真相,只因为这是佩蓉的希望。而对于我来说,这一切则是必须完成的使命,我之所以来到江都,也是因为追寻到九霄美狐的踪迹。于是,我与你一道奔波在城中的大小街巷,穷尽心力找寻凶手留下的线索。不要总跟着我,此事与你无关。你经常转过身,语气之中充满责备之意。我是降魔者,妖的事我就要管!我倔强地扬起头,直视你神采奕奕的双目。你不知道,其实我当然可以单独行动,一如我以往那般自由自在,毫无拘束。可是不知为何,我就是喜欢与你同行。喜欢走在你的身后,看夕阳余晖中你略显苍凉但依旧英挺的背影;喜欢站在你身旁,看你凝眉思索时沉稳的姿态,感受你恢弘如山海的凌人气度。我发现,不知不觉间,你就如此轻易地走进了我的心底,幻化成我眼中最为亮丽的风景。

  我渐渐了解了你与佩蓉之间的往事。当年,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撕碎了你有关爱情的所有美好憧憬,也摧毁了你如日中天的斗志和繁花似锦的前程。当她被衣着光鲜的迎亲队伍拥进王家大门的那一刻,你便丢弃了多年来随你出生入死的长枪,黯然离去。从此,天涯路远,羁旅肠断!数年漂泊后重归故里,你对她当是满怀恨意吧。可是,我却分明看到,那日在王府,当王生袒护狐妖小唯时,你歇斯底里的愤怒。你对他说,佩蓉是你的妻子,你却如此让她担惊受怕!王生垂下眼帘。勇哥,你还是那么在意,她选择了我。是!你大喝,不顾一切地抓住他的前襟。我后悔当初为什么离开!佩蓉她选错了人!我望着你,心中溢满了痛楚。你这笨男人!即使被佩蓉所负,却还是那么爱她怜她,那么在乎她的喜怒哀乐。她一个眼神,你便可奋不顾身;她一句恳求,你情愿赴汤蹈火。即使明知她已嫁为人妇,即使承认你在她心中不过是兄长,你依旧不肯放弃那份痴心,依旧以不变的姿态默默守护她的幸福,随时准备回击一切可能针对她的伤害。你对她的爱是如此深厚浓烈,让我丝毫没有涉足的机会。可为什么,我还是甘愿守在你身边,任凭心口的伤血如泉涌也佯装安然无恙?我突然无奈地发现,原来我与你一样,躲不过一个情字的摆布。也许真是天意弄人,佩蓉伤你至深,这份情债注定要有人来偿还,这个人,就是我!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你的爱早已渗入我的灵魂,就如同我的五官七窍,已然成为我生存的依赖,我终于理解了你彼时的痛苦与挣扎。情似利刃,见血封喉!

  最终,事实还是证明了一切。小唯是妖,因为迷恋王生而滞留江都的九霄美狐!那场惊心动魄的较量是用佩蓉的牺牲换来的。你满腔悲愤地冲向那杀人取心的蜥蜴妖,纵然知道在他的面前,再强大的人类亦会万劫不复却毫不退却。心爱的人已死,这世上再没什么值得牵挂的,不是吗?当然不是!因为我不许你死!可是,我的力量,太过卑微。等一等,还有希望!爷爷临终前交给我的降魔棒!可是,我曾经用尽力气也无法开启它。现在,有可能吗?不能再等了,晚一步,你就会死在那妖精手里。奋力一搏之际,我的瞳仁被一道炫目的光彩刺得生疼,那原本粗糙笨重的铁棒竟化身为光滑锋利的宝剑。此时,我看到你血迹斑斑的脸庞。你急速转身扼住那狂戾的妖魔,以胸口对准我的剑锋。快刺!你向我吼道。怎么可以,刺下去,你也会死。我一时茫然无助,紧握剑柄的双手颤抖如梭。我死没关系!你望着我,眸光骤然柔和似水。我惊怔,泪滴猝然滑落,无声坠下。电光火石之际,你猛然用力前倾,顺势将我压倒在地。那柄降魔剑就硬生生地刺穿了你的胸膛,结束了蜥蜴妖的性命。仿佛,天地之间陡然沉寂,我的眼中只徒留你面容渐趋涣散的神采与嘴角尚未凝固的鲜血。我抱着你,泪如雨下。如果,降服妖魔的代价是失去你。那么,我情愿从一开始就放弃这份责任,也不愿如今,生死相望,阴阳两重!我缓缓走向小唯,那个同样刚刚失去所爱的狐女。她瘫坐在地,眼眸中的哀伤汹涌澎湃。这一刻,对我而言她已不再是危害人世的恶魔。她只是,如我一般痴心于爱情的普通女子。只不过,她的爱多了一份奢望与幻想。最终,我放了她,救回了所有失去生命的人。虽违背了爷爷的遗愿,但我坚信自己做了最正确的抉择。世间的恩怨,不是靠杀光才完结的,多一份宽容,才能多一份爱的天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6期  
更多关于“如彼爱怜一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