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鼓韵


  一

  大概是一九八三年吧,湖口县城兴起了个锣鼓班子。

  锣鼓班子不干别的,是专为抬棺材出丧敲打送行的。

  锣鼓班子八个人,双副锣钹占了四人,再配上小锣、马锣,一个打鼓佬、一个推鼓的,刚好八仙桌一桌人。班子的人不多,气势却最大,是送丧队伍中唯一的响器班子。

  出丧又叫游丧。湖口县城的街从西门到东门有三里路长,游丧是要走通街的。从鞭炮响棺材起肩,锣鼓先是缓缓起音,鼓点子不快不慢,锣钹合拍按节,稳重低沉,全踩着抬棺材的八仙走步的节奏,使所有送丧人的脚步都有些沉重、凝滞,一下子就把整个出丧活动的悲哀气氛把握住了。鼓声再慢慢响来,略有变化,时轻时重,时徐时疾,时而沉闷,时而激越,全凭着一对鼓槌儿打出。那些对锣、双钹、小锣、马锣,都紧随着鼓点,看鼓下鏊,变换着各种锣鼓经。锣鼓又对整个队伍起着指挥、控制全局的作用。到了该打回龙的时候,锣鼓就急了、密了:“抢抢抢抢抢抢抢……”,抬棺材的八仙就大声发喊:“噫……唿唿唿……”。到了人多地方,锣鼓声就轻了、缓了:“光你丧气,光你丧气……”那些哭的女人们知道是该她们施展哭、号、嚎、唤、数招数的时候,就一齐扯起喉咙放声地闹了起来。一口气哭完,该歇会儿的时候,那锣鼓声就立即跟上大响起来,弥补她们闹后的空隙,使队伍不冷场。当街有人放鞭炮吊祭时,在“噼里啪啦”的烟气中,锣鼓也就自然地借此机会偷懒歇息会儿,只有一下无一下地打起了“长槌”:“东当当、西当当、东当当、西当当……”有张有弛,始终把握住出丧队伍的节奏和情感。

  这一套锣鼓打得是有声有色,还有个看头。打鼓佬走在正中,前面两面大锣,后面两副响钹,左右是小锣马锣,都是六十多岁的老头。打鼓佬银须白发,背直腰挺, 双手舞动两个白木鼓槌从容不迫地打来,快起来两臂不见动,只是手腕频抖,把两个鼓槌条子抖成两条白线;慢起来一手条子压鼓面一手轻松慢敲。两个打大锣的一般瘦长,背微驼腰微躬,右手挥打锣槌朝着锣面中心圆点横摆直扫。两个合鏊钹的却是一般矮胖,两手抱钹,左低右高,好像两个铜钹有吸引力似的,刚一拉开它就又合上了。左边打小锣的,左手吊起小铜锣在胸前,右手捏一柄竹签,三指一动,“当当当”地响个不停。右边打马锣的马锣是托在手上打的,“瞠瞠”两声,忽而往空中一抛,丢起个四、五尺高,滴溜溜地旋转,落下来时,左手一抓,右手的槌棍儿朝着锣面上“瞠”的一记,那人头也就时昂时俯,频频颌首。最好笑的是推鼓老头儿,五短身材,一脸乌黑,双手推着辆破旧自行车,后面衣架旁吊着个圆鼓。他的步子是随着鼓点的,鼓点慢尚好说,缓缓走着就行:鼓点一快他的脚步就快了。但又不能走快,他就只好在原地踏着快碎步,两个肩头一耸一耸,就像在跳踢踏舞一样,更甚的是他脸上的表情也随着鼓点变化,做出各种哀、悲、伤、恸、忧、怨、愁等神态来,极生动分明,让人啼笑皆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