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现代诗歌的传统因子


□ 蒋 寅

一、现代诗歌与诗歌传统的关系

这项研究的缘起,是2002年9月在韩国东亚大学与几位研究现代诗歌的学者聊天,谈到我以往读中国现代诗歌时所感觉到的现代诗歌与古典诗歌传统的关系,金龙云教授希望我在学会上就此题目谈点看法。对这艰巨任务,我本来绝不敢接受,无奈金教授再三坚邀,盛情难却,只得勉力撰写这篇论文,希望这出自外行之见的肤浅意见,能为现代文学研究者提供一点来自不同视角的看法。
本文的出发点是现代文学史和诗歌史著作对旧体诗创作及新诗受古典传统影响的漠视。当现代文学史在单一的白话文视野中被叙述时,古典诗歌传统的延续和影响被严重遮蔽,仿佛新文学运动兴起后,古典诗歌就彻底退出了文学舞台,成了随脏水一起被倒掉的孩子。以致当今天的诗人们感叹新诗丧失了传统时,往往将责任追究到“五四”,说“‘五四’的最大后果不是发明或创造了一种新的语言形式,而是割裂传统或唾弃传统”。这种印象式的结论因不断重复而成为常识,不能不说是我们现代文学史的权力话语遮蔽历史的结果。以我很业余的阅读所见,现代诗歌作品所呈现的诗歌史是新旧诗不断冲突、融合,最终发展到拒斥、抛弃古典诗歌传统的复杂过程。这一过程没能在现有的二十世纪诗歌史叙述中得到展现,首先与民国年间的诗学史即主要由诗话和刘大白《中诗外形律详说》、杨鸿烈《中国诗学大纲》、范况《中国诗学通论》、蒋伯潜《诗》等现代型态的古典诗学研究构成的学术史,未曾进入现代文学研究者的视野有关。我们看到的现代诗学研究,所处理的是由朱光潜、梁宗岱、艾青、李广田、袁水拍……构成的知识谱系,而一个更重要的更强大的学术传统被忽略了。
文学传统的力量是强大的,国体政体可以在一天内彻底改变,作家可以从一篇作品开始改用新的语体,但文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彻底转型,文学也不可能立刻与传统绝缘。照《论传统》的作者E·希尔斯的说法,“文学传统是带有某种内容和风格的文学作品的连续体”,它通过蒙学教养和早期阅读深深渗透到作家的意识中,无论喜欢或不喜欢,作家都不能不意识到它的存在和力量,尤其是当他们试图以悖离传统的方式创新和立异时,会更强烈地感受到传统的力量。
新文学正是在对传统的反叛中发生的,新文学运动的直接后果就是在观念上造成白话文学与文学传统的断裂,由此引发文学理论中的古今、新旧之争。新文学家的反传统主张比较单纯,即以胡适的“三大主义”为代表:“曰推倒雕琢的阿谀的贵族文学,建设平易的抒情的国民文学;曰推倒陈腐的铺张的古典文学,建设新鲜的立诚的写实文学;曰推倒迂晦的艰涩的山林文学,建设明了的通俗的社会文学。”这大家都清楚,毋须赘言,倒是反新文学者的议论,各有各的见地。对新诗最常见的批评,以不精炼为口实。如陈景萛《观尘因室诗话》举杜甫《咏怀古迹》“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一联,说若将此意写成新诗,必作:“这一大些山头和那些山涧沟子一齐都对荆门,路傍边有一个小村子里头有一位美貌的佳人。”此话虽说得俏皮,但以历经千百年磨炼的古典诗歌语言与“五四”初兴的新文学幼稚白话相较,实在不能说很公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