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南方情绪


□ 张利文

怀表、书信和其它

怀表躺在玻璃盒子里,表盖打开。时间早已停止。显示的,三点五十分。我的表指向的,四点二十分。我不知道怀表是在哪一天的三点五十分忽然停止了走动。我仅仅知道,我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廿日下午四点二十分看到了这只怀表。色泽暗黄,尘烟犹在。
怀表是王声聪的。“王声聪,海南文昌人,广东陆军速成学校毕业。黄埔军校学生队第一队少校队长。一九二五年五月在平定杨刘叛乱时牺牲,被追赠陆军上校。”王声聪在战场上必是戴了这块怀表。这块怀表必是饮用过硝烟,闻听过枪炮。一个早上,或者夜晚,它被一个人长久注视,精心擦拭,在匀速的时间之河里,再一次贴紧一个人的胸膛。我相信,那一刻,它是有着轻微的颤栗。尽管它所贴靠着的胸膛并没有颤栗。它为将要见证的血和死而忧郁。它为即将到来的分和别而伤感。它伴他有多久?是祖传,亦或美人所赠,也许,仅仅只是他从街边杂货摊上花几个子儿信手拈来?
王声聪是个怎样的人?没有图片,只有那数十个字。数十个字,就是一个人的一生。如果不是那块怀表,字也是没有的了。那么,我,一个少校军官,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廿日下午四点二十分,是断然不会遇到王声聪,一个少校队长的。
“志强吾爱:前日寄你的相盒及钱,你都收到没有。想你学校里已今开学多久了,经济方面你是如何的呢?我如有钱多就马上寄你的,因为我们的学校,无论大小物件,都是归公家发给的,我有钱也用不着。我们的学校分政治科、步兵科、特科,但是特科又分炮科、工兵科、经理科,同学有万余人,中......”,转第二页最后两行(前面被第一页盖住)“不是从前的黄埔学校,这是新开办的,我们是第()班,来信寄广东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特科大队第三队。”
信封去了一角。我想那个角上写着:长沙。信封上见得着的字有(从右至左竖排)“马王堆 第一女子师范学校 李先生志强台启 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缄”,“政治学校”的“校”字上边有一个大大的,墨写的“陈”字。行书,也草。姓陈,叫陈毅安。“陈毅安,湖南湘阴人,黄埔四期生,中共党员,一九三零年率部参加长沙战役时牺牲。”我很想看到写信的日期,最好还有钟点。时间会给我想象的依据,比如陈毅安的心情和姿势,比如是白昼的阳光里,还是暗夜的烛光中。是否也是现时的这样,黄昏已近,细雨如晦。什么也没有,信末的问候也没有。也许还有第三页,压在底下或者散佚。
李志强。女子师范学校。是教师还是学生。她在多久之后得到他的噩耗,是否见着了他最后的面容,那些血,那些爱,那些恨。她将如何把剩下的每个日子过得像个日子,她献出这封信的时候,是否再一次看到了他的音容。
一封信,两个人。所有的细节都被删除。所有的,都藏在时间深处,被日子掩埋。
我依次看到的,还有:
毛毯,“洪水,越南人,黄埔四期生,中国唯一的一名外籍将军。这是他曾经使用过的榆林手纺毛毯”;毕业证书,“兹有本校第一期步兵科学生潘学吟修业期满成绩合格特给证书 中华民国十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兹有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一期炮兵科学生曾会奇年二三岁湖南省益阳县人修业期满成绩合格特给此证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拐杖;斗笠;牛皮箱;《史记》,《段氏说文解字注》,“(农民讲习所)第六期毕业生孙选读过的书”;墨砚,油灯,“(农民讲习所)第二届毕业生徐树芳回海南从事革命活动时用过的墨砚、油灯”;袜子;帽子;草鞋;唢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