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音像店


□ 尉 然

  汇川路和幸福路交叉口的那家音像店,是张小刚开的。他既是这里的老板,又是店员。虽说店面不是太大,就一间,但生意还是蛮不错的。这一是得益于地理位置好,汇川路和幸福路并不是这个城市的主要街道,但也不算小街小巷;二是他的脑筋也不笨,定做的灯箱招牌比门脸还大。
  一般是晚上九点,露西的单车贴着路边溜过来,一只脚蹬在马路牙子上,等张小刚。露西的上衣布满了乱七八糟的色块的拼贴图。下身则简单明了,就一条牛仔短裤。张小刚哗哗啦啦拉上卷闸门,走过去,一迈腿搭在她车后架上。反正九点交警都下班了,骑车带人也没人管。
  张小刚和露西去蹦迪。
  一路上,露西总是大惊小怪的尖声大叫,把单车骑得东倒西歪的呈蛇形。
  放手啊,快放手!露西叫着。
  张小刚不放手。他的两只手从露西的背后包抄过去,可以直接覆盖在她小巧而又饱满的胸脯上。露西挺自信的,她从来不戴那劳什子,就让它们那么自由地荡漾着。骑单车的虽说是露西,但张小刚是司机,他不停地用手指头摁着露西的乳头,嘴里模仿着汽车的鸣笛声。露西让张小刚放手,张小刚就是不放手。女孩儿的话有时不能从它的表面去理解,而是相反。
  从迪厅出来,他们还回到张小刚的音像店里去。张小刚平时就是住在音像店里的。
  在店的后部四分之一处,拉有一道帘子,帘子后面搁一席梦思床垫。夜里,那床垫上搁的是张小刚。后来露西也把她自己搁在那张床垫上了。也就是说,两个月前张小刚和露西开始同居了。空间是有点儿小,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床垫的四周都是铺着地毯的,折腾到了地上也不怕。有一回,张小刚的状态特别好,做到半道上把床垫掀了起来,他嫌床垫太碍事,想腾出更大的地方。露西却坚持把床垫放下来,那一回露西竟然对他发了火,她涨红着脸冲他嚷,你怎么这么没品位呀?地方大有个屁用!有时——限制——才能找到感觉,限制,懂吗你?
  露西就是这么个女孩儿。有时她的想法让人摸不着头脑,稀奇古怪,但仔细琢磨琢磨,又觉得有那么一点儿道理。
  说实在的,张小刚并不真正认识露西。有一天。一个扎着马尾巴辫的女孩子来他店里租碟,问他有没有《爱情三十六计》那首歌。那时候正好店里没顾客,他就跟她聊了几句。他们聊的话题就是爱情。张小刚说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个《爱情三十六计》。
  她问张小刚,为什么?
  张小刚皱着眉头,说想想吧,三十六计,累不累啊?’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就拿着碟子走了。
  就在这天晚上大约九点钟光景,张小刚正伏在柜上打瞌睡,听到有人喊,嗨!他抬起头,见那个租了《爱情三十六计》的女孩子正在路灯下冲他笑。她跨在单车上没下来,一只脚蹬在马路牙子上。她说,过来!张小刚迷迷瞪瞪地走过去,问,干什么?她说是来还碟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亮晃晃的碎片放在张小刚手掌里。张小刚问这是什么呀?她说歌碟呀,就是那个三十六计。张小刚叫起来,你怎么能毁了我的碟子!她先是咯咯笑起来,随后说,你不是说最讨厌的就是它吗?我替你把它砸成碎片了。张小刚明白过来,也跟着她大笑起来,说毁得好毁得好!他们足足笑了五分钟才停下来。五分钟以后,他们就仿佛成了熟人,当她邀张小刚去蹦迪的时候,张小刚连必要的推辞和忸怩都省略了,就哗哗啦啦地拉上他的卷闸门,一迈腿跨上了她的单车后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