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指虫王


□ 傅 辕

  民国初年,古城庐州盛行蟋蟀赛会,但玩出名堂的只有一人,他就是庐州城里妇孺皆知的李四爷。
  李四爷天赋异秉,七岁开始玩虫。出生那年,百日一过,他竟廋得一把骨头,活像一只小猫,家人都猜小儿难成。可谁料秋风一起,蟋蟀鸣叫,他竟一头扎进娘的怀里,两只奶头吮个没够。蟋蟀叫得越欢,他就吃得越多,那虫一天不叫,他就一天不肯吃奶。长大后,这个习惯更奇了,不听蟋蟀叫就不吃饭,不听蟋蟀叫就不读书
  李四爷十二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位陌生人,此人年过四旬,纤弱精廋,袖含双手,目光如炬。李母正惊诧时,来人开口道:“李夫人,我这次是慕令郎的奇名而来,人称‘常无手’的正是在下。”李母见眼前这人就是名噪豫皖两省的虫把式“常无手”常爷,赶紧说:“常先生,快请屋里坐!”
  常爷住进李家,悉心指教。常爷的确是个异人,前半年他是睡不醒,后半年他是不睡觉。他的右手整年累月地缩在袖子里,而且在里面不停地蠕动,只有在斗虫时,那只右手才探出袖外。这个怪异的举动,连李四爷也不知晓。
  转年,两人调教出一只猛虫“棺材头”,那虫通身漆亮灿红,形体短硕方正,迥然不同于寻常之虫。从春杀到秋,无虫能敌,顿时就轰动了整个庐州城。庐州城称霸虫坛多年的大玩家马亚樵听到消息后,就派人送去挑战书,约定在秋后的蟋蟀赛会相见。
  虫赛在城南的“一山堂”举行,顾名思义,一山不容二虎。对方带来的是一只“乌头金”,《蟋蟀谱》上载:“乌头青项翅金黄,腿脚斑狸肉带苍;牙钳更生乌紫色,诸虫见了怎能挡?”
  李四爷心里直犯含糊,头一回下虫场,竟遇到这样的强手!毕竟,李四爷当时只有十六岁。常爷轻声说:“丰泰,别慌!”说完,只见他不慌不忙探出右手,捏住芡杆撩逗“棺材头”。常爷的手由慢而快,快到最后,他手指上四枚硕大的戒指舞成一团逼眼的光芒。
  对方的虫把式骨廋如柴,人长得比蟋蟀还黑,他看完常爷撩逗虫儿的招式后,就朝身边的主人低语道:“爷,今儿免了吧。”
  马亚樵从自家把式的眼睛里看出异常,一双豆眼在常爷身上飞了几个来回,额上渐渐沁出一层细碎的汗珠,半晌,他才冷冷道:“下圈!”
  两虫一下圈,就展开了撕杀决斗,刚斗上两个回合,人们还没来得及看个清楚,就见圈里黑光一闪,“嗖”地一声,“乌头金”竟给甩了出来。一山堂里顿时一片哑静,许久,人们才爆出一阵惊叫!初出茅庐的李四爷,凭此一战而名满天下,荣膺“少年虫王”,这在赛会历史上可是前所未闻的。
  此后数年,李四爷常爷两人称雄虫坛,名利双收,可李四爷倒整天焦愁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原来,李四爷的父亲曾是李鸿章麾下的一名总兵,李四爷的生母原是李府的丫环。李总兵一死,他们母子就被赶出李家大院,不认他是李家后裔,就成了李四爷的一块心病。
  一年虫赛刚罢,李四爷趁着酒兴,独自一人来到东湖畔赏月。秋虫唧唧,月白如水,李四爷正走间,忽见前头一人纵身跳进湖里,“有人投水!”李四爷急步奔过去,捞起一看,顿时就愣了——是他大哥!
  李四爷疑惑地问:“大哥如此拂袖而去,殉国还是殉家?”
  “不!不!我实在无法活了。”那人叫李丰甫,和李四爷同父异母。李丰甫前几年染指斗虫,欠空巨大,穷途末路之下才想自绝。侠肝义胆的李四爷一听,不计前嫌,第二天就差人送去四十两黄金,为大哥还清债务。
  一月刚过,李丰甫兄弟三人就把李四爷请到庐州最豪华的“全聚得”酒楼。酒过三巡,李丰甫举杯道:“今日聚会,大哥想请你回到李家大院,以正视听,不知四弟怎么想?”
  李四爷惊异地看着面前的三位哥哥,半天才说话:“大哥,莫非戏我?”
  李丰甫正色道:“丰泰,你年纪轻轻就出人头地名扬四海,若把你拒之门外,世俗岂不笑话?父亲在天之灵又怎能饶恕?”
  几天后,李四爷母子搬进城里,母亲吴氏被扶为正位,主持全家生计。能把一个奴婢出身的母亲扶到夫人的宝座,此生足已。兴致勃勃的李四爷就每日陪着大哥,穿走在唧唧虫鸣之中,谈笑于绿阴婆娑之下。
  一天深夜,吴氏唤来儿子:“娘问你,你可知道赵匡胤的故事?”
  李四爷迷惑不解地看着娘:“娘,你今天怎么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