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报告文学)


□ 孙春龙

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报告文学)
孙春龙

1969年,北京的一批批知青响应伟大领袖“到农村去”的号召,陆续到陕北“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随着文革结束“返城”的开始,一大批知青陆续返回北京。但因各种原因,少数一部分知青至今仍留在陕北。其实,几乎所有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都有同样对故乡的感情纠葛,千方百计希望回到生养了他们的北京;而偶尔回到北京,环境的巨大反差在他们内心深处滋生的惆怅和酸楚却无法弃离———他们这是怎么啦?留守陕北的知青以及知青们当年留下的那些后代,他们如何在差异巨大的环境之间找到平衡和归宿?对于他们来说,“知青”又是一段什么样的历史,让他们如此惧怕而又无法舍弃?

一位朋友在电话里告诉我,在位于黄土高坡的陕北延安,至今还生活着300多名当年插队落户的北京知青,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已经难以回到自己的家乡北京。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辑的《劳动志》称,从1969年开始,先后有四批共27211名北京知青落户陕北,散落于1600多个大队从事农业劳动。
这位朋友说,他认识一位留守在延安市黄陵县的北京知青,这位知青名叫高玉珍,不幸的是,高玉珍在不久前刚刚被查出肝癌,而且已到了晚期。躺在自家炕上养病的高玉珍拉着这位朋友的手说,她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回一次北京,再看一眼生养了她的家乡。
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是希望作为记者的我,能通过我的报道,让高玉珍实现她的愿望,并且能关注这个早已被社会所遗忘的群体。一个多星期后,我抵达陕西省黄陵县,打电话给当地的另一位知青陈志。陈志在当地留守知青中较为活跃,和大家联系广泛。我希望他能陪同我采访高玉珍以及这些至今依然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陈志说,他就在高玉珍的家里,电话那头,同时传来几声苍凉的唢呐声。陈志接着说,高玉珍在当天早上已经走了……
谨以此文,献给未及谋面的高玉珍以及她的战友们!

1.没想到,她还是埋在了这里

秋日的黄土高原上,唢呐的声音悠长而又空旷。唢呐吹出的陕北小调《三十里铺》让高玉珍的葬礼显得更为冷清和凄凉:“提起那个家来家有名/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四妹子好了个三哥哥/他是奴家的知心人/三哥哥今年一十九/四妹子今年一十六/人人都说咱二人天配就/你把妹妹闪在半路口……”
高玉珍的家位于黄陵县店头镇长墙村,两孔极小的窑洞,前来吊唁的人甚至难以落足。陈志等五位留守知青被当作娘家人,受到当地丧俗中最高规格的礼迎。
“北京没有来人。”陈志解释说。高玉珍的娘家在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
1969年2月5日,年仅20岁的高玉珍坐上西去的知青专列,来到延安市黄陵县桥山公社长墙村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谁都不可否认,那是一列充满歌声和憧憬的列车。曾是毛主席在首都接见的第一批红卫兵的高玉珍,心中同样充满了激情和梦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