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代驯象卫考论


□ 刘祥学

  摘 要:象在古代是象征太平的瑞兽,朝仪中多所使用。为满足朝仪需要,明洪武年间在广西十万山地区特设驯象卫以捕捉、驯化野象。自建立后,其治所几经迁移,至洪武后期,最后迁至横州。作为明朝控驭桂西南民族地区重要的军事堡垒,驯象卫除捕象外,还多次参与了朝廷征剿广西少数民族的行动,为明朝在广西民族地区统治的稳定,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至明中叶后,随着明廷驯象供应体制的建立、完善,以及在广西民族反抗频频的情况下,其职能渐由捕象、驯象向镇戍地方转变。驯象卫也由一个特殊卫所沦落为普通卫所,所统领的旗军不断减少,最后走向衰亡。这一过程也是与桂南一带因自然环境变迁导致野象种群不断减少的现实相关的。

  关键词:明代 广西卫所 野象 自然环境

  历史上,中国是亚洲象(Elephasmaximus)的重要分布地,受气候不断转冷以及人类开发活动的影响,亚洲野象在我国的分布界限不断南移。至明代,野象仅在广西南部、云南南部地区有分布。①在明代的数百个卫所中,①位于广西南部的驯象卫最先就是明朝统治者为捕捉、驯化野象进贡朝廷而专门设立的特殊卫所。自设立后,位置几经变迁,职能也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其沿革兴废与当时广西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变迁有十分密切的关系。虽然已有一些学者对明代军事卫所的军户、屯田、军事制度等相关问题进行过研究,但多侧重北方卫所,对南方卫所研究则相对较少。在对明代广西卫所的研究中,范植清的《明代广西卫所的设置与迁徙》一文,②是迄今为止研究明代广西卫所最全面的成果,文中简略地提及驯象卫的设置与迁移,而有关驯象卫的军事职能及变迁原因等,并没有展开探讨。本文拟在以上研究的基础上,专门对此作一考论。不当之处,敬请专家指正。

  一、驯象卫建置沿革考释

  明朝在广西的军事卫所,是随着统一广西的军事行动开展,以及统一广西的完成而逐步建立起来的。

  最先设立的是广西卫,约在洪武元年(1368)明军攻取广西东部地区后设立。由于其时桂西左右江一带广大民族地区还未正式纳入到明朝的统治之下,故明太祖朱元璋于这年十一月遣中书照磨兰以权前往诏谕。为保护其人身安全,遣“广西卫镇抚彭宗、万户刘惟善以兵护送”。在护送兰以权前往桂西的途中,明军打败了不服统治的当地民族首领潘宗富,并取得了“两江之民,由是慑服”的实际效果。③其时明朝只是开始尝试把势力伸展到桂西民族地区,并没有立即在其地建立卫所,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巩固桂东地区方面。洪武二年春正月,为进一步巩固从中原进入广西的通道,明廷于全州置守御千户所,“命都督佥事吴良领北方将校精锐者二百九十余人守之”。同月,湖广行省大臣建议:“庆远府地接八番溪洞,所辖南丹、宜山等处,宋元皆用其夷酋为安抚使以统之。天兵下广西,安抚使莫天护首来款附,宜如宋元制录用以统其民,则蛮情易服,守兵可减。”④明太祖接受了这一建议,开始在广西推行土司制度。改庆远府为南丹军民安抚司,置安抚使、同知副使、经历知事各一员,委任率先归附明朝的壮族首领莫天护为同知通判。但明太祖对此并不放心,同时又另派汉官王毅为副使,意欲形成土流并治局面,以加强对这一民族地区的统治。然仅过一年,明朝即因莫天护庸弱,不能御众,接受广西行省大臣建议,罢安抚司而复设庆远府,“置军卫以守其地”。⑤

  由于其时明军主要驻扎在以桂林为中心的桂东地区,在桂中、桂西南地区的统治力量较为薄弱。为加强对广西民族地区的控制,明朝逐步向桂西南方向派驻军事力量。洪武三年三月,即设南宁、柳州二卫;①六年四月,设立广西都卫,作为当地最高军事机构;八年十月,改称广西都指挥使司。至此,明在广西的卫所设置已初具规模,并将南宁一柳州一桂林一线以东地区,纳入直接统治之下。对于少数民族人口较多,土司力量较强的桂西、桂西南左右江壮族聚居地区,明朝沿袭元代,建立起一套较为完备的土司制度,由当地民族世家大姓维持对地方的统治,明朝只在其边缘地带建立起有限的几个军事卫所。显然,仅靠桂林卫(原广西卫)、柳州、南宁这些据点式的卫所,要对当地土司保持威慑之势,并不容易。如何加强对左右江一带土司地区的控制,始终是明太祖想要解决的问题。

  驯象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设立的,其军事目的就是要在桂西土司控制的地区建立起一个军事据点,必要时可与南宁、柳州等卫相互声援。虽然,《明实录》称设立驯象卫的目的只是“专捕象”,②范植清也认为驯象卫最初并无镇戍任务,直至洪武二十八年十月,明廷设龙州军民指挥使司,调驯象卫官军筑城守御,驯象卫才有镇戍任务。但笔者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无镇戍任务并不代表没有镇戍目的。实际上,驯象卫从一开始设置,就带有一定的镇戍目的。这是因为桂西南一带土司与交接壤,且存在边界纠纷,不时发生武力争斗。洪武九年五月时,龙州土官赵帖坚就曾上言“本州地邻交耻,所守关隘二十七处,设有警急,须申报太平达于总司。比报下,已涉旬月,恐误事机”,③太祖即以左江太平府龙州改属广西布政司。洪武十四年六月,广西西南端的思明府又报“安南脱、峒二县攻其永平等寨,安南亦言思明府攻其脱、峒、陆峙诸处”。④双方各执一词,迫使明廷遣使臣赴安南调处。明太祖始终认为安南(即交耻)对明是个隐患,加强桂西南沿边地区的防务自在情理之中。但是左右江一带壮族聚居区,当地少数民族首领势力向来很强,统治者只能通过“析其种落,大者为州,小者为县,又小者为峒,推其雄者为首领,籍民为壮丁,以藩篱内郡”的办法,⑤实行间接统治。如在设立驯象卫的思明土府,即由黄姓壮族土司世袭统治,明廷虽“设流同知佐之,实驻南宁”,⑥中央根本无法渗透进去。面对这种状况,明太祖是很不满意的。然而要真正处置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方面,思明、田州等土司“封疆袤于内地,士马雄于近郊,其制驭甚难”,⑦成为明太祖的一块心病。在土司服从统治之时,明朝维持这一地方的统治当然没有问题,而土司一旦起来反叛,明廷只能从广西其他卫所调集兵力加以征剿,难以迅速平息叛乱。纯粹从军事角度看,明廷确实有必要在此设立卫所,将明朝的军事力量延伸到土司辖境内,才能达到拱卫边防、制驭土司的双重目的。另一方面,土司强大的实力却是明朝对付交耻的可靠保障,明人称交5止之所以不敢进一步窥伺内地,是因为“土酋兵力之强,足制其死命也。若自弱其兵,轻撤其阵,恐中国之边患,有甚于土司矣”。①两相权衡之下,以捕象的名义设立军事卫所,无疑是实现明太祖意图的最佳方法。因此,笔者认为驯象卫的设置从一开始就具有捕象与镇戍的双重目的。

分享:
 
更多关于“明代驯象卫考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