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史可的玫瑰之旅


□ 李 彦


史可的玫瑰之旅图片1
丽都饭店星巴克咖啡屋的下午,热闹得像酒吧,不大的房间充满了音东,里里外外也满是喝咖啡的外国人。咖啡屋最里面的一隅,高出地面的木板地开出一个不大的空间,三两个面对面的沙发很舒服地卧在各个角落,里面人相对较少,弥漫着典雅幽静的气氛,与外面嘈杂随意的风情判若两个世界。幽静的灯光下,飘荡着轻漫悠扬的乐曲,史可坐在最舒适的一个沙发里,正埋头看着一本书。那情那景,不由得联想起她的异国浪漫之旅。
当年因为张艺谋的电影《红高梁》“我奶奶”的人选,让史可成为了公众人物。事隔多年,又因为一部话剧风波,她成了新闻焦点。后来赵宝刚的《过把瘾》让观众重新认识了“大龄青年”史可。比起那些星途坦坦的明星来,她的演艺之路走得颇有些跌跌撞撞。好在她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在很多年后再见史可时,已为人妻,为人母,不变的性情依然是那么开朗、坦诚,明黄色的外衣下,更具女人的成熟和妩媚。
我们的话题是从她的地中海奇遇开始的。

2000年4月,在地中海游轮18天的旅行中,史可邂逅了一个叫克里斯蒂昂的瑞士人,两个人认识9个月后,在圣诞节举行了婚礼。

公元2000年,在史可的流年表里会重重地抹上一笔浓艳的玫瑰色。
21世纪的钟声刚刚响过,对史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元旦过去了,春节过去了,春暖花开的时候,日子如常地流过。拍完电视连续剧《故事2000》,史可卸了妆,没顾上休息就踏上了欧洲游的旅途。那是4月份,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是个怡人怡情的季节。在地中海游轮的18天的旅行中,在这艘豪华游轮上,史可邂逅了瑞士人克里斯蒂昂。
史可是跟着六七个人组团,坐着船周游欧洲的。他们那艘船很大,满载几千人。船上多数是老人,基本上是一对对的老头老太太。通常国外的年轻人喜欢背个行囊,徒步旅行。相对船上旅游更适合老年人,坐船四平八稳,走到一个地方下船游玩,玩够了再上船在海上走两天,船上有吃有喝,到了晚上旅客都去船上的大舞厅跳个小舞,认识的不认识的跳着快四步慢三步,优哉游哉地享受月色下的春风。
在船的顶层,有个酒吧,是跳迪斯科的,那上面聚集了船上的少数年轻人,史可就在那儿遇到了一个叫克里斯蒂昂的瑞士人。
一开始大家互不相识,坐在那儿喝着咖啡,然后用英语东拉西扯地聊天,问对方是从哪儿来的,史可他们说是从中国来的,瑞士人有点吃惊哟,太遥远的一个国度。他不相信,因为那时还没有很多中国人到欧洲去旅游。他又猜:你们不是台湾人就是香港人?史可说:不是,我是北京的。“啊!你们北京人也开始旅游了!”惊讶之余,瑞士人觉得有点神秘,凭着对中国的了解,史可和瑞士人之间的话题就从北京的长城、故宫、颐和园聊了起来。在后来沿路的旅游景点上他们还互相拍照,一路上聊得开心玩得尽兴。
吏可第一眼看到克里斯蒂昂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很实在的人,非常耿直憨厚,是靠得住的一个人。而史可温柔浪漫的性格魅力,加上丰满性感的嘴唇,也给瑞士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美景,佳人,心情,一切都那么如影随形,18天的旅游好像一晃就过去了。船到雅典,他们结束了这次偶遇。像常规的朋友互道“再见”一样,一个中国人,一个瑞士人,相隔万里的两个国度,谁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彼此很谈得来,很投缘。回忆当时的情景,史可也觉得不可思说“那时候根本没想过两个人能走到一起,瑞士那么遥远,中国也那么遥远,我就想那怎么可能啊!”
在船上两人相处愉快,但真正促成他们相恋的却是在雅典机场的再一次偶遇。史可他们六七个人在雅典玩了2天之后,到雅典机场准备登机回国了。雅典机场有两座很大的候机楼,每座候机楼有多个人口,史可他们在一个出口等着办事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一个很熟悉的人走了过来,走近一看大家都高兴起来,克里斯蒂昂也到机场来了,原来他也在雅典呆子2天。
偌大的雅典机场,万人穿流的人群中,偏偏他们相遇了,史可高兴,克里斯蒂昂也很高兴,就像缘分似的。克里斯蒂昂是个喜欢旅游的人,他觉得既然中国有朋友了,就可以下次到中国旅游。他问史可:如果我到中国旅游,你能带我去长城、去故宫吗?史可欣然答应“没问题”。于是他们互相留下对方的E-mail地址。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克里斯蒂昂没结过婚,前几个月正好跟女友分手了,史可也是独身一人,如果不是这次偶遇两个孤身男女也就擦肩而过了。回国后,史可和克里斯蒂昂网上频繁联系,由于英语水平局限,史可每次写信都要花些时间。
史可的玫瑰之旅图片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