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实的艺术 朴素的美感


□ 叶 然

  《黄河东流去》插图构思的追求
  
  一九三八年,国民党在河南郑州花园口一带炸开黄河大堤,豫、皖、苏五万四千平方里土地一夜成为泽国,一千二百五十万人受灾,侥幸逃出的,跑到远乡外县,转辗在死亡线上。李准的长篇小说《黄河东流去》,就是以这段历史为背景,描写这场人为的灾难和人们渴望生活而进行的挣扎、斗争。
  李培戈同志以组画形式为此书所作插图,每组三幅,其中有一幅作为中心,余两幅是人物特写,形成了既有概括性较强的场景描绘,又有突出主要情节的人物特写,这在插图创作中还是一个新开创。
  对于诚实憨厚的庄稼人海长松的描绘,既是依据文学原著,但又着重在发掘这一人物的心理状态。他强壮的身体和面部表情更给了人们无限的联想。农民们缺乏土地,但热爱土地,他们的生命和土地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所以长松是那么亲切而深沉地看着他抓起的那一团土,带着不忍离去的心情舍弃他双手开垦的、也是他赖以生活的土地!
  插图创作依据于文学原著,但它又对文学原著中的人物形象和情节起着补充的作用。李培戈同志巧妙地安排了“挣扎地生”这一组画。它的中心是这样的一幅:被人们剥去树皮的枯树和一群乌鸦,枯树下面的水洼里有一家人扶老携幼一步一步地艰难的走着。这画面好象是老鸦的世界,哪里还象是人间?这情景,不由得使人们产生一种联想——一片没有太阳的云雾笼罩着的旷野,虽然这里并未画那些褴褛的人们不断地走去,但我们可以觉到仿佛确有许多逃难者的队伍断断续续地刚刚走过去,那无穷无尽的行列通过平原,在地平线那边蜿蜒在小道上,静静地走向灰色的远方。又仿佛霜雪和秋已经把变得缄口无言的、一群群的机械地没有思想的人,赶向远方!
  在这里,画家充分地运用了中国绘画的手法。他的笔下所描绘的决不仅限于黄泛的灾难,而是以主要的笔墨着力地刻画那在遭遇中和反动势力作斗争的、活生生的、有着无比生命力的人民。
  随着文学原著情节的发展,插图的构思也愈加深化,这是这套插图的又一特点。它决不一味单纯地复制小说的情节,而是以吻合于文学原著的形象形成自己独立的画幅,使读者在视觉形象里去寻觅,去更多地回味小说的情节。但也应当看到,反转过来,熟练的技术和技巧又促进了艺术构思的深化。这在第三、第四组画里有着突出的表现。这两组组画的中心是“逃生”、“难民棚”。它们的描绘是深刻而细腻的。前者足以使人们感到火车站上的挤满了无数逃难的人群,那不只是爬车的;在那纷乱的人群中有的涩苦地哀叫,有的忧虑和失望,双眼失明的老人在试摸着他能行进的路,小孩在人群边上痴呆地站立着,象是找不见她离散的父母,人群的那边还有警察挥舞着木棍、皮带在打人;……在近处的铁轨旁,有一家人男人死了,女人疯了,两个孩子惊怕地呼喊着他(她)们的妈妈。这一画面充分地反映了人们在绝望中的挣扎,而从那女人的形体来看,她双手撕着头发仰望星空,她似是全然不觉得她的孩子在扑着她,而她却向苍天诉起这人间的苦难,向世界控告那社会的黑暗!
  《难民棚》这幅画重心应该说是那站在桥头上吹竹笛的盲人,他的笛声飘荡在长空,震动着人们的心灵;仿佛在吹着人们很熟悉的“苏武牧羊”的曲调,那曲调是幽怨而惆怅的,那曲调在盲人的吹奏中完全是对人们命运的悲叹,极度地述说着人们生活的哀、痛、悲、怨,叹息着人们的命运,关切着人们不可推测的未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0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