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类学理论的批判、反思与自觉


□ 刘 锋 代燕春

  所谓 “日三省乎己”是中国古代哲人强调反省自我的重要性的精练表达。对于任何学科的发展来说,不断地反省学科的发展轨迹,反省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不同的“学科范式”的意义以及局限性都是十分重要的。陈庆德教授等人合著的《人类学的理论预设与建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通过对统治今日之社会科学学术界的“科学”、“真实”、“客观”、“实在”等话语的去蔽,力图解除那些加诸于人类学研究及写作上的限制,寻找和发现更多的可能性。同时,在承认理论预设的大前提下,对人类学领域经典的和热门的诸多论题作了理论探讨,这对于人类学学科的发展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无论是初生还是趋向成熟,一门学科应当时时检省自己的开放性和接受能力。从1903年林纾等人翻译民族学家哈伯兰的《民种学》,中国知识分子开始接触西方人类学,到以费孝通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人类学家以其为工具研究中国社会,再到建国后新生代人类学家的成长,至今已有一个世纪。中国人类学经历了从模仿西方人类学经典并套用理论和研究技术,到本土意识的觉醒,学人似乎注意到,人类学不应满足于记录仪的功能,已经到了检视理论工具的时候了。在“人类学/民族学是否需要中国化?”、“如何中国化?”的追问中,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贡献了自己的智识。如果说,语言学背景的人类学者注意到了文本的“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张力及由此带来的含混性,对民族志文本的“真实”提出了质疑,那么《人类学的理论预设与建构》的作者力图将批判的目光扫过整个人类学领域,超越东方与西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话语密闭圈,着眼更为深远的整个人类的发展及整个人类的知识累进,实践学者作为“社会良心”的自觉和追求。
  作者追溯了形式与实体的方法论渊源,认为其最终归结于对相对性与普遍性的不同追求。普遍性是在夷平中凸现某个实体,并把其提升为一般性的标准;而相对性的夷平并非是消解或完全否认标准存在的意义,而是指出了变化的物没有绝对的存在,万物都相对于他者而存在。这样,“一”和“多”、“全体”和“部分”相互意指,不能分离,从而把不同实体融合为一种交互作用,把“关系”确立为把握世界的基点。相对性分析是把关系思维方式引入社会科学,并与实证论的思维方式决裂。作者进而揭示了社会在实践层面上的双重存在:每一个社会都在微不足道的有关自身特性的宇宙中得以呈现;每一个社会都是具有某种普遍性的表现形式。所有的一致性或普遍性,都是以散布在空间的多元性和特殊性来运作和实现的。
  作者探索了人类学研究的关键概念——民族——的形成,指出其是以利益为组合实质的策略性集团或利益集团所获得的一种理念表达,并使民族性的动员成为了资源博弈的工具。人类学研究的基本问题,并非是否要提“民族”理念或提什么是“民族”理念的问题,而是最终落脚在对人类整体性发展的全面理解上。而作为弱者对不平等抗辩的“民族”理念不仅要求我们在现实的发展框架和发展方式内寻求趋利避害的发展途径,而且通过对人类发展方式的反思探寻人的类本质实现的历史道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