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致敬


□ 戈悟觉

  凡事都有个定期
  这次去敦煌搭乘飞机。快是快了,快多了,但恍然若失……
  24年前我来过敦煌。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高钧贤随行。
  从兰州出发,两天奔波在丝绸之路上。戈壁沙漠怎么会有个柔软光滑的“丝绸”名字?19世纪德国地理学家、柏林大学校长李希霍芬教授7次来中国旅行考察,是他在三卷本《中国》中给干枯单调的沙途命名“丝绸之路”。(在古代西方人眼里,丝绸是神奇的物品。凯撒大帝在战胜庞培的祝捷宴上身穿丝绸长袍,举座失语,继而欢呼;《旧约全书》称中国是丝人。)2000多年前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此后,这条路1500年来可以说是中国和西方经济、文化、政治交流的唯一通道;敦煌,是丝路的枢纽和交汇点。
  我和高君透过蒙着沙尘的车窗玻璃,在蓝天和莽莽平沙中寻找历史的履迹和驼踪。相望于道的商队,西去的驼背上载负着丝绸、漆器、青花瓷、玫瑰、茶叶、药材。造纸术是被俘的唐代士兵传入阿拉伯,火药是蒙古人西征带走的;我国四大发明有三项从这条路奉献世界。西来的披着霞光的驼队,葡萄、石榴、核桃、大葱、大蒜、黄瓜、乳香、麝香,在木栅笼里不安走动的狮子,在“金丝笼”里难以开屏的孔雀……
  我和高君相识于3个月前在烟台举办的人民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笔会。我没有出版过长篇小说,他们说:“明年不就有了。”我说:“好吧。”一句不经意的话,他奉命组稿来了。签约敦煌题材的长篇。高君是北京大学中文系高材生,3年前毕业,对历史对文学都有着新鲜记忆。
  我们比试着,检索着,共享记忆中的拥有。
  佛教,景教,摩尼教,杂技百戏,音乐舞蹈,琵琶、箜篌是波斯乐器,古代中国诸多乐人出身中亚,比如……
  我们背诵“出塞诗”。我们共同的老师林庚教授接连几个课时讲述王昌龄“秦时明月汉时关”何以不是汉月秦关。他旁征博引,在课堂上联想浮翩,深情击节——只有行走在丝路上,身临其境才心领其味。
  《史记》称张骞通西域是“凿空”。非常妥切。
  漫漫长路。看不够,说不够,想不够。我们对书写千年丝路辉煌的中外旅人,怀着深深的敬意。
  高君2002年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当代》《中华文学选刊》主编任上去世。终年55岁。经他手出版的有《白鹿原》《尘埃落定》《活动变人形》等名著。
  24年后的今天,离开敦煌的上午,我去和他一起住过的宾馆。宾馆依旧,只不过多了浓浓的绿阴铺地。树上的鸟喧似曾相识。
  “312号有空吗?”
  “有,住几天?”
  “一小时。”
  “我们没有钟点房。”
  我略一迟疑:“好吧,一天。”
  服务员疑惑地瞥我一眼。在登记时我说了几句她不会感兴趣的我和高君的事。
  “算了,我带你上去。你就进去坐一坐,不要使用卫生间。”她将信将疑。她愿意相信。“你记清楚是312?”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