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善辨的眼睛


□ 杜瑞华

  我们的双眼常常被尘世的迷雾掩盖而变得混浊,只有用心,双眼才能真正辨认出艺术作品高贵的原形。
  ——威廉·亨利希·瓦罗肯德
  
  我们知道张爱玲是个描写心理的小说高手,而通常又惑于很难在她的小说中看到直接的心理描写,玄机或许便在于未曾流连于她的意象创造,而她的意象创造正是她透示人物心理的通幽曲径。
  意象既是形式的,又是内容的。所以,文本的意象研究,既能彰显艺术形式的创构特征和规律,又能揭示某种深层心理含蕴。通常,我们是一下子就被小说的故事情节及人物情感所抓住的,不去考虑这力量的艺术形式构成的由来。意象研究则可带我们进入并理解一座座艺术殿堂的形构之奥妙。张爱玲的意象创构又是十分丰富、独特而典型的,其自然天成、匠心独运与娴熟老到,总是让人称奇叹绝。抓住张爱玲的意象作为研究的对象,也就抓住了张爱玲小说创造的一个四通八达的关节,从对个人的描写方面看,可看出张爱玲对于人物形象的心理层面的深度开掘;往对社会文化层面的扩展方面看,可以看出一个时代乃至于一种文化传统在这里的独特呈现。所以,我个人认为,关注与欣赏张爱玲小说的故事情节的,只是欣赏者,只有同时更深一层地分析张爱玲小说的故事情节、意象结构的,才是批评家。读过《张爱玲的意象世界》(刘锋杰、薛雯、黄玉蓉著,宁夏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下引此书只注页码),就会明了一个作家与一部作品,是如何地影响了读者,又是如何地具有了艺术性的。而正是作品的艺术性的创构成功,才拥有了影响读者的内在力量。
  《张爱玲的意象世界》是以张爱玲作品中的主导性意象作为研究对象的。为什么选择主导性意象呢?我认为著者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相当集中地呈现一个作家之所以不同于另一个作家的独特性。所以,从一个作家的创作中挖掘出只属于这个作家的主导性意象,并给予充分的分析,建构这些主导意象之间的关联,揭示它们的深层意蕴,就能使作家的个性与风格特征得以展示。在这本书中,著者主要选择分析了家、镜像、月亮、太阳、乐曲五类意象,看似各自独立,却又构成统一而完整的阅读期待,在揭显文本的艺术之境的同时指向张爱玲的人世关怀及悲凉心境。分析家意象,揭示张爱玲的创作来源与基本动力所在。分析镜像,揭示人物的特异心理,以凉为主的感觉,反映了人物与家庭、社会之间的紧张与冷漠关系。分析月亮,既是指向外部的,也是指向内部的,月亮成为人物精神面貌的写照,也成为作家表达人生荒凉意旨的最具特性的载体。分析太阳,揭示了人生在表现的轰轰烈烈的热闹中,藏着不可直见的玄机;太阳与月亮,一阴一阳,可在张爱玲的意象构成中,都能指向人生的荒凉感。分析乐曲声,则在家、镜像、月亮与太阳这类可视物之外,通过不可视物,探讨人类在感知人生命运时的那种摇曳与堕入虚无中的过程与心态。比如,在《沉香屑·第一炉香》中既有葛薇龙眼前那“肥胸脯的白风凰”般的月亮,又有梁太太手中的芭蕉扇舞动的几隙阳光在她脸上划出“老虎猫的胡须”。除家、风声外,《倾城之恋》还四次写到月亮。其中第四次是“纤月”,艺术蕴涵若此:“他们走到一起,也许不是爱的功劳,而是人生感受的无常帮助跨越了结合的障碍。”(111页)阅读中,张爱玲的精神构成、人物的心理动态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展开,又一点一点地走向完整。总而言之,这本书通过分析这些意象指向了对于张爱玲的一个基本言说:她的悲观主义思想深刻地影响了她的整个小说创造,她的意象创造又深刻地转化与呈现了悲观主义。若没有出色的意象创造,张爱玲的悲观主义人生观又怎么能够这样深入地影响读者呢?从这个角度讲,意象创造的成功度,往往决定了作品思想内容的深刻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