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妈的神秘蛋糕


□ 张国立

  母亲节快到了,因为我妈过世多年,所以想到她时,总有许多感慨,但,为什么脑中闪过的竟然是马拉糕。莫非我饿疯或贪吃到如此不孝的地步?
  小学时,台湾仍停留在农业社会,能把三餐吃饱就已经很不容易,对于少数几家面包店橱窗内的西点蛋糕,只能 window shopping而已。
  班上有个同学家庭环境不错,父母也颇有爱屋及乌的博爱精神,当儿子生日那天,他们送来一个大蛋糕,让大家一起享受。感谢他们终于满足我对蛋糕的长期向往,挤开其他人向前抢下一块,气也来不及喘便塞进嘴里,哈哈,如今只记得甜而已。蛋糕存在的意义,对那时的我而言,不是美味,是接触到另一个世界。
  光是块蛋糕,我兴奋了几个星期,放学后总要站在台北有名的“美而廉”蛋糕店的大玻璃前,看着里面五颜六色、各种形状的饼干蛋糕。
  当我的生日接近,老妈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时,毫不考虑:
  “我要个蛋糕。”
  究竟那时蛋糕的价格有多高,我不清楚,可能很贵,但也未必买不起,但那时的“大人”呀,凡事都以省为出发点,因此我的蛋糕,给老妈带来不少折磨。
  期待啊期待,等着生日那天我的蛋糕上桌。同时为了证明我也有蛋糕,特别邀请几个同班的死党来家里玩,事前透露:
  “有蛋糕吃唷。”
  放学后我经过“美而廉”,再对着橱窗想象,老妈帮我买的蛋糕会是哪一个呢?
  谜底揭晓,在八只虽然幼稚却睁得鸡蛋般大的眼珠子中,蛋糕上了桌子,奇怪,上面怎么还蒙块白色的布,老妈搞神秘呀?
  揭开布,哇,我在“美而廉”从没见过这种蛋糕,大大圆圆黄黄膨膨香香,而且还热腾腾的冒着蒸汽。正当我们为这个外表十分诡异的蛋糕感到不解时,老妈插上蜡烛,点了火,也就暂时收起好奇,回到正经的Happy birthday to me了。
  来,大家跟着我唱,happy birthday to me,happy birthday TO me,happy Bir--thday to me。蛋糕在老妈的方形大菜刀底下切成一块三角状的,我两手捧寿星理应分到的第一块,也是最大的一块蛋糕,奇怪,里面虽然也是黄的,却没奶油,上面也没红色奶油写的“生日快乐”四个字,它只是黄的,膨膨的,顶端还隆起成圆圆的,这也是蛋糕?
  这时上次请我们吃蛋糕的那个同学喊:
  “张国立,你们家的蛋糕是热的,哪有热的蛋糕,根本不是蛋糕。”
  要是现在,我一定把他那两颗门牙拔下来,不过那时我跟他一样陷入蛋糕“定义”的困惑中,几乎一龇牙一挤眼的打算大哭起来:
  “这不是蛋糕。”
  幸好另一个平常大家爱骂他贪吃鬼的大头已经大口大口展开全力破坏老妈牌蛋糕的行动中,他口齿不清地说:
  “这个才好吃,又香又甜,比以前那个好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