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头顶的一盏灯灭了


郭风先生,原名郭嘉桂,回族。中国现当代著名散文家、散文诗作家、儿童文学作家。1917年12月17日生于福建莆田,2010年1月3日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94岁。
  郭风先生生前曾任《福建文艺》《园地》《热风》(《福建文学》前身)杂志社副主编,福建省文联秘书长,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福建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和全委会名誉委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福建省文学院名誉院长等职务。
  1933年,郭风先生创作了歌颂光明与正义的短篇小说《配民夫》后,步入文坛。在70余年的文学生涯中,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散文、散文诗和儿童文学事业,著有童话诗集、童话散文集、散文集、散文诗集、诗集、论文集和古籍译注等50余部。其中,《叶笛集》是他创作风格的代表作品集,1959年出版后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冰心著文称“又发现了一个诗人的喜悦”;《红菇们的旅行》等多部作品集分别荣获全国第二次少儿文艺创作二等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一等奖,全国第五、六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首届鲁迅文学奖荣誉奖,第八届中国图书奖和台湾金鼎奖。部分作品被编入中学教材,或被译成外文在国外出版。先生的作品题旨积极、思想深邃、艺术精湛、风格鲜明,具有广阔的历史感和深沉的哲理意蕴,体现了大家之风范,在现当代文坛具有重要的地位和相当的影响力。1960年,郭风先生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1991年首批获得国务院授予为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3年、2007年,福建省文艺界先后两次举办祝贺郭风文学创作70周年活动和祝贺著名作家郭风90华诞活动,先生当之无愧地获得了“德艺双馨”的崇高评价。
  郭风先生的逝世,是我省文学界的重大损失,是我国文学界的一大损失。本期,本刊特约了几篇追思文章,以缅怀先生。
  
  郭风先生,你走了,我头顶的一盏灯灭了。
  这盏灯,照了我多少年!那年,我调入《福建文学》编辑部,成为你楼下的邻居。我发现,每天凌晨三点钟,你的窗户就透出了灯光。后来,你告诉我,你有早起写作的习惯,几十年,雷打不动。为此,冰心先生赠你条幅:“闻鸡起舞”。有一次,我陪你出差,同居一室。我亲眼看见你三点钟准时起床,揿亮台灯,铺开稿纸。你怕惊动我,用报纸把台灯遮了半边。我也怕惊动你,躲在被窝里不敢动弹。我听见你的笔尖在寂静中沙沙作响,像蚕吃桑叶,像细雨敲窗。于是,我开始明白,作家的成功,不仅需要才华,需要机遇,也离不开对文学的敬畏,以及与此俱来的执著与勤奋。从此,我头顶你的那盏灯,不敢偷懒,不敢懈怠,不敢走捷径,不敢投机取巧。
  
  郭风先生,你走了,我头顶的一盏灯灭了。
  作为文艺界的一位老领导,闽海文坛的一代宗师,你始终“视温柔敦厚为美德”,堪称蔼蔼一长者,谦谦一君子。有一次,机关通知党员开会,忘了给你派车,你一路步行赶来,气喘吁吁之际,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迟到了”。你荣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大家为你庆贺时,你却说:我好像只是刚刚跨进散文的门槛。当时,你因病未能出席颁奖仪式,托我晋京开会时,顺便代你补领奖牌。可惜,因中国作协搬家,你的奖牌再也找不到了。对此,你淡然一笑:算了,别麻烦人家了。有一年,我到海峡彼岸访问,发现某出版社瞒着你,再版了你在台湾获奖的《黄巷集》,返闽后,我建议你向对方索讨版税。你也只是淡然一笑:算了吧,能有几本样书给我就可以了。还有一次,在讨论加强本省作家作品评论时,有文友出于好意,打趣道:我们也应该“把郭老来炒一炒”。你急得满脸通红,立马站起来说:我不要炒,不要炒!那神情,就像一位受了委屈的儿童。于是,我悟出:为什么像你这样不善交际的人,却朋友满天下;不善于宣传自己的作家,却拥有大批读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更多关于“我头顶的一盏灯灭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