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审美原则、叙事体式和文学史的“权力”——再谈“重写文学史”


□ 杨庆祥

  “重写文学史”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它以多种方式改变了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整体格局。本文通过对“重写文学史”的“审美原则”和“叙事体式”的辨析,历史地演示“重写文学史”与80年代的历史语境、知识范型、话语策略之间的复杂关系,并认为只有规避“二元对立”的思考方式,才能理顺意识形态、历史阐释和文学史书写之间的各种矛盾纠葛。
  
  一、从北京到上海:“重写”重心的转移
  
  虽然正式提出“重写文学史”是在1988年的上海,但是无论当时的倡导者还是后来的研究者都认为“重写”的开端实际上是在更早些时候的北京。“今年8月,我和陈思和一起去镜泊湖参加一个中国文学史的讨论会,不少同行一见面就说,‘你们那个专栏开了个好头,可一定要坚持下去啊’,听着朋友们的热情鼓励,我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前的暮春季节,在北京万寿寺召开的中国现代文学创新座谈会。倘说在今天‘重写文学史’的努力已经汇成了一股相当有力的潮流,这股潮流的源头,却是在那个座谈会上初步形成的。正是在那个会议上,我们第一次看清了打破文学史研究的既成格局的重要意义,也正是在那个充当会场的大殿里,陈平原第一次宣读了他和钱理群、黄子平酝酿已久的关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基本设想。”①根据另外一位批评家的回忆文章,“当时,又正值北大的几个年轻同行,在《读书》杂志上发表了有关20世纪文学史的一些看法。王晓明认为我们上海也可以做个相应的表示”②。在这里,1985年“二十世纪文学”的提出被视为“重写文学史”的一个重要源头。而在另外的研究者看来,这一源头实际上可以被追溯得更远一些,“也可以这么说,整个80年代的新文学研究都构成一种重写文学史的思潮”。“这种重写历史的思潮不仅仅局限于文学界,在整个思想界都同样发生了”①。无论是从大的“重写语境”还是从文学界“二十世纪文学”设想的提出,我们似乎可以得出一个判断,上海的“重写文学史”似乎是对发端于北京的“重写”思潮的呼应和延续。那么,这里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为什么北京的“重写”思潮没有继续深入讨论下去,而是转移到上海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高潮?而且我们可以进一步追问:从北京到上海的这种空间上的位移是否意味着“重写”的重心、内涵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首先来讨论第一个问题,“重写文学史”为何从北京转移到了上海。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一个类似的问题,那就是,“现代派文学”的讨论和发展也经历了同样的过程,在程光炜和李陀2007......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