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奇的作品


□ 王保忠

  怎么说呢,老王是个很忙很忙的木工,往往是手头的营生还没完,另一家就催上了。哎哟,老王你倒是沉得住气,你这是绣花还是干啥,咋这家的活儿还没完?我可是等不急了,你说你到底哪天能移到我家?老王呢,总是抬起头慢慢那么一笑,然后又慢慢地说,快了快了,也就这一半天的功夫了。老王就是这么个人,不管别人怎么催,该慢还是慢,慢工出细活嘛,咋着也得把揽下的活儿做好,他知道这关系到他的饭碗。

  昨天,这家的女主人过来看了小半天,夸他做得好,细致,后来就提到了吃圆工饭。老王摇摇头说,不吃了不吃了,你们那么忙。女主人就跟他认真起来了,说怎么能不吃呢?吃,再忙也得吃。又扯到了另一件事上,说店里的化妆盒卖得太贵.一件至少五百块,这不明摆着宰人嘛!老王再迟钝也还是听出来了,说你要不嫌我做得笨,那我就试试吧。女主人眼一下就亮了,嘴上却说,这哪好意思呢,你看你这么忙。老王憨厚地一笑,也就是个小营生,你喜欢啥样式的?女主人话越发多了,说了她喜欢的样式,颜色,又说了她在哪家店看过一些成品,用的什么料。老王点点头,那好,我试试吧。女主人又笑了,真不好意思啊,尽给你出难题。

  老王觉得女主人心细,她每次来了,都是这儿看看,那儿看看,这自然是来监工的,但她会做样子,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来专门和你说话的。每次来了,她都会夸你几句,说这一处有创意,那一处又很细致,说得你心里熨熨贴贴的,想把活儿做得更好。

  她在审计局上班,听说是个挺有油水的单位,工作说不上忙,也说不上不忙,忙的时候就是到下面去看账。有时,老王也会想象一下,想象她下去查账的态度,是不是也板着个脸,挑三剔四,指出一大堆问题,让你由不得不去讨好她,拿出一些好处来。可是老王却想象不出来,在他们这些匠人面前,女主人永远是温和的,脸上挂着笑,好像从来就没发过脾气。

  倒是很少看到男主人,只露过一两次头,来了也不多说话,显得心不在焉,看一看就走,似乎这不是他的房子,他们做的营生跟他一点儿瓜葛都没有。这人老王以前就认识,好像在文化馆工作,要不就是在学校教美术,大白脸,长头发,蓬蓬勃勃的络腮胡,在这小城里也算个名人吧。老王忘了他们是怎么聚在一起的,只记得在一起喝过酒,都喝高了,两个人搂着说了半天话,亲密得有点儿过分,事后他觉得有点儿失礼,他这样的身份怎么能抱着人家一个大画家呢。

  老王你说我们吃点啥好,女主人临走时又说,让我家那口子好好陪陪你们。

  老王赶紧摇摇头,他是画家,我知道他忙,就免了吧。

  说这话时,老王又记起了他和画家烂醉如泥的样子,也不知道画家还记得不?

  女主人说,就是忙也得陪你们喝点酒。

  老王又摇摇头,再说吧,还有好多营生等着做呢。

  这当然都是实话了,虽说要完工了,可营生还是很多,越往后留下的越都是些细枝末节的营生,更得用心,一丝半刻都不敢马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