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禁(短篇小说)


□ 陈 然

  

  陈然,一九六八年生,江西湖口人,中国作协会员。已在《人民文学》《当代》等数十家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三百余篇,长篇小说三部。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作品与争鸣》《中篇小说选刊》等刊转载并入选多种年度最佳选本。《少年与狗》入选西文版《中国当代短篇小说集》。

  文/陈然

  与正史无关。

  ——题记

  我知道王为什么要留下我。

  我亲眼看见王的刽子手,手起刀落。我亲人们的头,就像这个季节的瓜果一样,坠落下来。我注意到,刀锋像闪电一样穿过人的身体,是那么的干脆利落。刹那间并没有任何液体流出。日后我想,如果刽子手用的是一把发烫的刀,那很可能伤口当时就愈合了。就像我曾经做过的一个实验。我跟长兄太子殿下打赌,说我能用大刀切鸡蛋,而且保证里面的蛋黄蛋清不流出来。他说,如果我真的做到了,他就不当太子,把它让给我。唉,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有什么办法,一天到晚提着那太子的名号到处跟人打赌,弄得我一见他也便说出打赌的话来。不过他就是赌输了,别人也不敢要他的赌注啊。就好像谁拿着一大块金砖上集市买东西,谁敢找?谁找得开?他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赌得更肆无忌惮。我说,你的太子的名号,我找不开,但我肯定能赢你,说着,我找来一把薄刀,在火里烧得通红,抽出来,朝鸡蛋咔嚓一声砍去,只见鸡蛋立时裂成完整的两半。长兄太子殿下对我佩服得不得了,说等他日后登了基,要封我做宰相。

  可是他没想到他等不到登基的那一天了。王的部队碾压了我们的小国。王室首当其冲成了轱下之泥。轮到我时,王忽然低喝一声,伸手制止了刽子手飞起的刀影。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J。他说这个名字好听,你就不用死了,跟着我吧。

  于是我一家百十号人,只有我独自活了下来。我活在王的身边。我猜他迟早是要把我杀掉的。之所以还未动手,大概是想多欣赏我受恐惧折磨的窘样。就像一只猫,因为不饿,并不急于把抓来的老鼠咬死,而是欲擒故纵,把老鼠提了又放,放了又捉。直到最后它一口咬断老鼠的气管时老鼠感恩戴德如释重负,感激它让它终于摆脱了活着的痛苦。王杀我是迟早的事,他在耐心地等着我痛哭流涕地求他把我杀掉,然后对他的大臣们说,你们看,不是我要杀他,而是他自己求我杀了他。大臣们便齐声颂扬王的文治武功。

  但我的估计明显太乐观了。那天,王仔细地看了看我,又问我平时读什么书,听什么音乐,接触过哪些人,曾拜哪些人为师,如此等等。众所周知,我们小国出过几个很有学问的人,其中的一个就做过我的老师。王沉吟片刻,说,你去拉场屎吧。

  王就是王。拉屎这么小的事情,他居然用了“场”。好像那是一场运动,一场战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