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季平故事:“第五代”电影音乐掌门人


□ 徐林正

张艺谋认为,赵季平是二十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中国电影音乐的里程碑和巨匠。

而且,赵季平至今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和创作力。
在中国,也许有人没听过赵季平的名字,但绝对不会没听过赵季平的音乐。40多年来,这位“乐坛神笔”“音乐怪才”一直用音乐倾诉人生。而他和第五代导演为主体的碰撞更给中国电影增加了辉煌,以致成为中国电影音乐代言人。他不仅给中国电影带来奇迹,也让世界乐坛为之惊乎。
2006年1月16日,在解放军军乐团的录音棚,赵季平忙里偷闲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从《黄土地》走来

1980年代初,韬光养晦了很久的赵季平遇到了陈凯歌、张艺谋等人。那时的陈凯歌、张艺谋还没有成为大导演,但充满真诚、激情和锐气。赵季平说:“和他们合作,我们找到了黄金分割点。在艺术上我们使用了非常规的思维,非常规的语言,非常规的乐队组合,达到了非常规的效果。这些在教科书中是没有的。”
《黄土地》成了赵季平厚积薄发的一个引子。,自此赵季平开始了和中国电影的一次漫长的旅行。
1983年,陈凯歌、张艺谋、何群要拍影片《黄土地》,他们要找一个熟悉西北音乐的作曲家。
西安音乐学院的几位教授推荐了赵季平等几位高足。他们来到赵季平家,赵季平给他们听了所创作的《丝绸之路幻想曲》和《秦川音诗》。听完后,陈凯歌问:“其他几位作曲家怎么样?”
赵季平就分析了其他几位“竞争者”的风格和长处,没有任何顾忌和保留,他对同行给予了一贯的由衷欣赏。
第二天,赵季平在西安的邮局门口又遇到了这三人。陈凯歌说:“我们要去找作曲家某某某,不知道怎么走。”赵季平就很自然地为他们引路。
半路上,陈凯歌突然向赵季平宣布:“《黄土地》由你作曲。”赵季平这才知道,其实他们早就定下了赵季平,但是他们要看看赵季平的人品,他们认为,只有胸怀博大,淡泊名利的人才能谱写出如“黄土地”般厚重的作品。
1984年1月,赵季平和陈凯歌、张艺谋,何群等去陕北采风,他们的双脚踏遍了这片黄土地。赵季平过几天和陈凯歌住一室,过几天又和张艺谋住一室。陈凯歌是个善谈的人,他经常写家书,而且写一段念一段,陈凯歌向父母所描绘的黄土地是如此美丽。而张艺谋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穿着棉袄棉裤,像个农民。两人很少说话,各忙各的。赵季平却感觉到张艺谋也是个干大事的人,身上有一股武士道精神。一天,如秦俑般沉默的张艺谋突然开口说话:“我要当导演,请你作曲。”赵季平没有觉得是开玩笑。
1月3日,他们找到了民歌大王贺玉堂。贺玉堂连续唱了三天的民歌,没有一首重复。唱者如泣如诉,而听者如醉如痴。
赵季平故事:“第五代”电影音乐掌门人图片1
为了采风走了一天的路,忽然在暮色苍茫之中,在一片黄土高原上看见一座山,是绿的,大家说得过去,向山坡上越走越见柏树很密很厚,一抬头看见了“文武百官到此下马下轿”,才知道是到了黄帝陵了,一种天然情感油然而生,他们膝盖发软,全跪下了。
赵季平完成了对先祖的一次膜拜,也找到了《黄土地》音乐的创作基点。
接下来,赵季平先后和陈凯歌合作了《大阅兵》《风月》《霸王别姬》《刺秦》等影片。
陈凯歌拍影片《边走边唱》,最先也请赵季平作曲,赵季平为此作了很多准备,但最后陈凯歌把作曲换成了瞿小松。赵季平说:“瞿小松是非常优秀的作曲家,我非常推崇他,如果他需要,叫他到我家里来。”瞿小松来到赵季平家后,赵季平送给他一大堆为写这部影片音乐搜集的陕北民歌资料。
陈凯歌不能不为赵季平如此博大的胸怀所折服。他更加放心地把自己的转型之作《霸王别姬》交给赵季平作曲。赵季平别出心裁地把西洋乐队和国粹京胡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种别具一格的音乐。该片最终获得戛纳金棕榈大奖。
赵季平曾经这样评价陈凯歌:“陈凯歌在创作的时候,经常要问为什么?不停地在否定自己。跟凯歌合作拍片要有心理准备,各个部门都必需有不断地调整,重新来过的打算。跟这样不断质疑自己的人合作,当然是很累很辛苦的事。但是正因为如此,凯歌不会在原地踏步,一路盘旋前进,一旦两人灵感有了交汇,碰撞出来的东西就会很有意思,很有深度。我们合作《霸王别姬》时,第一稿完成,音乐也写好了,凯歌又有了新的方案。我们再一次进入了深入探讨,写了第二稿。凯歌始终在问为什么?一直问到最后没时间了,要交片了,才罢休,那种坚韧到最后的工作态度,让人难忘。”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