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祭父书(组诗)


□ 费 城

  在安静的时间里
  大地落满尘土,如此深沉的睡眠
  那么多经年的事物都停止了
  争吵
  我坐在时间的深处思量:
  是谁将这沉重的暮色,暗黄的
  天空
  打磨得如此明净?
  
  古老的经卷在闭阖的岁月
  暗成了黑夜的一部分
  寒冷逼近,凝结的星辰,在我
  的体内
  擦着火柴,转身的时候,我看
  清了
  焦灼的星光下,一个人惨淡
  的一生
  
  在安静的时间里,一个人
  如何丈量灵魂的深度和广度?
  谁来给命运安排一次简短的
  会议?
  时间多么永恒,我们
  终于成为自己的小小敌人
  
  祭父书
  黄昏之灯,照见岁月苍茫
  故乡的草味,在田畴里酝酿
  夜已深,青草还在梦中
  霜落得很重,掌灯的人
  执手拨亮灰发丛中一枚寒星
  
  那么多年,我时常遇见
  你摇晃着背影,从深夜出走
  透着冷,像星光落满心间
  你每一次出现,都叫我心惊
  那么多年,我不知到哪里寻你
  就像无法找寻从前的自己
  
  在镜框前,我打量着你的模样
  伸出手,触摸你脸上的皱纹
  还有你的鼻子、眼睛,甚至你
  高高的颧骨和棕褐色的眼波
  这一切,让我欢喜又惊心
  我的脸上,怎会有着你的表情?
  我的发间,怎会透出你的气息?
  我们的心跳平静而深邃
  那么真切,仿佛伸手就能触到
  
  我怎么会是你,醒着的模样?
  我怎么会是另一个你的翻版?
  我们说话的腔调,惊人地相似
  直到那天,把母亲吓了一跳
  在井边打水时候,我看到
  我们相同的面庞,重叠在一起
  
  那么多年,我们如影随形
  像一对影子,在人世间行走
  那么多年,我不敢喊出
  那些深埋在心的痛楚
  就像两个深重的字:父亲
  
  水边书
  那么多年,我看到河水清浅
  一块块卵石,被潮水推向河岸
  树木在开阔的河面投下暗影
  那流水,一次次把我带回远方
  
  那么多年,院前的花始终没
  有开
  清晨浇水的妇人早已老去
  她指缝里的时光,锈迹斑驳
  我去看她,门窗上正落着尘埃
  那么多年,我渴望在心底呐喊
  那些飞溅的时光,忽闪即逝
  记忆在减弱,往事已不堪负重
  昏暗中,我听到钟声在远处响起
  
  那么多年,我注视着一株灌木
  它在我的窗前改变着四季
  伸展的枝丫把秋天抬得更高
  直到绿萌低垂,越过我的木窗
  那么多年,我一事无成
  从回忆里转身,内心趋于宁静
  在低矮的河丘上,我看到
  一个小小少年在河边踢着石块
  
  秋深的高速路
  暮色越来越深,越来越重
  高速路在未知的旅程中铺展
  昏暗中缓缓失去光线的人
  跟随一束光的指引
  
  朝向心灵的盛殿,一路前行
  星斗是深埋在眼角的泪光
  一个人成长的印记在旅途中
  变得坚硬。而夜晚
  
  像一条无法折返的高速路
  寒冷逼近,丢失翅膀的铁鸟
  抬头望见星空。
  
  青草枯萎,而白菊初开
  你身体里的凉,源自童年
  成长途中一段小小插曲
  十八岁的彷徨、青涩与期待
  一些听来的故事和幻想
  
  整个秋天,我都满怀悲戚
  像一只啃食梦想而活的虫子
  因为走得太远,注定无从遣返
  
  责任编辑 白连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祭父书(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