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子师徒与卫国美人


□ 胡 弦

孔子师徒与卫国美人
胡 弦

胡弦江苏铜山人,上九十年代开始写作,发表诗歌、散文若干,获过奖,参加诗刊社第十八届“青春诗会”,在多家报刊开设过随笔专栏。中国作协会员。现为江苏作协签约作家,《读者·原创版》签约作家。

孔子谈到女人,大家都知道他有句传诵千古的感慨:“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为什么呢?他接着解释道:“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个意思是,女人呀,你给她个好脸色,她就忘乎所以,对你无理起来;你要是疏远了她,她又会怨恨你。怎么跟她们相处呢?难啊!
孔子对女人无疑是有意见的,不然不会把女人与小人并列,而且女人是放在小人前面的。从他的感慨里给人一种感觉,他似乎是吃过女人的亏的,吃一堑长一智,咱们圣人的智慧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是吃亏上当才得来的。毫无疑问,他老夫子懂女人,而且,如果他愿意做的话,可能还是个泡妞高手,因为他这个“远之”“近之”的论述,更像是一种经验总结。那么,怎样才是不远不近恰到好处呢?孔子没说。说了就不是孔子了。或者,他说了,弟子们不敢记。要是这样的泡妞秘技也写在了《论语》里,岂不把千秋万代的中国人都教坏了。孔子不能干这个,孔子的弟子也不能干这个。孔子是圣人。
我之所以冒着被孔子传人爆打的危险推断孔子是泡妞高手,还有一个证据。大家都知道孔子编改过《诗经》。《诗经》里有一篇《小雅·常棣》,孔子在评论其中的“唐棣之花,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一般作“常棣之华,鄂不”。孔子的引文见《论语·子罕》,与《诗经》不同,不知是否另有版本。——作者注)时说:“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意思是:还是你不想念对方,如果真的想念,有什么遥远的?一句话戳穿了那些在恋爱中口是心非的男人的鬼把戏,没有高深的功力,怎能有此精辟论断。是啊!有缘千里来相会,周游列国的孔子,对此肯定有比一般人更深刻的理解。
孔子没有正面专门谈论“爱情”,但他对爱情无疑是有独到见解的,只要不太拘泥于他的圣人身份,在读《论语》和他编定的《诗经》时,常常能看到蛛丝马迹。比如他还在《诗经》里保留了“中媾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这样的句子。“中媾”就是男女交欢,孔子认为这很正常,但是你不能说出来,一说出来,就不好了,像在谈论丑事。
说到这里,那么,孔子的一生中有没有过风流韵事呢?我的看法,可能是有的。前文说过,从孔子沧海桑田般的感慨中看,他好像吃过女人的亏。那个,这个女人是谁呢?
有可能是一个叫南子的女人。
南子是谁?南子是卫国国君卫灵公的老婆,生得花容月貌,容颜绝丽,是名副其实的美女。不过,南子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美人和国君老婆,一是卫灵公对她极为宠信,宠信到什么程度?只要老婆看着不顺眼的人,你要么死掉,要么滚蛋,从卫国消失。比如太子,也就是卫灵公的儿子蒯聩得罪了南子,就被迫跑到了晋国去。二是南子权势惊人,卫灵公虽是国君,但对她言听计从,她实际上是卫国真正的掌权者。三是这个女人私生活极不检点,是个名副其实的声名狼藉的女人。比如她和宋国的公子朝有一腿,她还有本事让卫灵公把公子朝招到卫国来和她幽会,殊不知南子未嫁之时就和公子朝暗通款曲,久别重逢,两人自然干柴烈火。此中隐情卫灵公是否知道呢?咱们说不清。不过,卫灵公这么纵容南子,也是因为有把柄在南子手里捏着,因为灵公好男色,与一个叫弥子瑕的同志打得火热。总之,这对夫妻是国父不像个国父,国母不像个国母,卫国的百姓摊上这样的领导,也活该他们倒霉。偏偏孔子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也来了卫国,被他撞上了,自然生出事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