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认认真真做学问 实实在在作贡献


□ 朱重远

  今年是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戴元本院士80华诞,屈指算来,他从事理论物理研究已有50余年.我与戴先生相识于1963年8月,当时,我考取了张宗燧先生的研究生,到中国科学数学研究所报到,见到了已经研究生毕业担任着副研究员的戴元本先生.自那以后至今的45年中,名份上他是我的师兄,实际上亦师亦友.在这里我谨将几十年相处中所闻所见的戴先生科研治学之路中的点点滴滴记述下来,作为对戴先生80华诞的衷心祝贺.
  
  1 并不平坦的求学之路
  
   戴先生于1928年农历6月15日(阳历7月31日)诞生于南京,原籍湖南常德.父亲是留学法国的法学博士,回国后担任过中央大学法学院院长.这是一个有良好学习环境的家庭.但是,由于当时正是内忧外患、战乱不断的时代,尤其是日本的侵略,使得这一时代的学子,求学之路多不平坦,戴先生也是如此.他的中小学生活不得不随着家庭迁徙而不断变化,长沙、贵阳、昆明、路南、重庆、北碚,直到抗战胜利才回到南京,其间先后就读了五所中学.颠簸的生活,加上他青少年时期的体弱多病,使得他曾经多次休学,合计时间长达5年,但同时又跳级3次.
  戴先生从小就喜欢读书.在他的回忆求学之路的文章中,就提到他从小学二年级起就经常看报,有时他的父亲坐在床边看报,他就站在他前面看报纸的另一面.休学也给了他更多的自己看书的时间.当时他最喜爱的是古典诗文和历史.是什么使戴先生选择走上研究理论物理的道路的呢?在昆明时,他家曾与华罗庚先生家为邻,但真正使他被理论物理吸引的,是高二时,他读了一本由我国科学界老前辈任鸿隽先生写的科普读物,其中有一页讲到了广义相对论.他对此非常感到兴趣,就去找高三的物理老师请他解答问题.老师告诉他,相对论很深奥,大学里都很难找到教授开这门课,劝他不要花时间去钻研这些问题,结果反而引起了他更强烈的好奇心, 从此想学物理学.在从中央大学附中毕业后保送到中央大学学习时,他不顾家人的劝告,选择了物理系,这时已是解放前夕.在读了一年大学后,戴先生又休学了一年,等到1949年秋重返大学,已是改名为南京大学了.当时的南京大学,师资水平很高, 有从国外回来的魏荣爵、徐躬耦等先生讲授当时国内许多学校还无法开出的新物理课程,如量子力学等.但另一方面,当时政治学习和运动多,又提出“精简学时”,四年级时又参加了“五反运动”工作组,所以,没有学过相对论和电磁辐射理论,量子力学和统计力学也只上了一个多月.大学毕业时,他没有能够分配到像中国科学院或者南京大学这样的单位,而是被分配到了南京工学院教普通物理.在南京工学院时,由于正是学习苏联,院系调整和教学改革之时,所以教学任务繁重,每周上课达20多个小时,日常时间只能用于认真完成教学工作.此时,正是他已建立的对物理真谛的追求,使他利用极宝贵的一点业余时间以及寒暑假,全力去深入钻研物理问题.他用假期认认真真地自学了相对论,电动力学,系统地补上了量子力学及统计力学等课程学习的不足,同时,学习了当时能找到的俄文版沙可洛夫著的“量子场论”一书,努力地补充上了从事高能物理理论研究所需的基础的不足,同时学习了一些苏联出版的翻译成俄文的高能物理新成果的重要论文集.他务求扎实和深入的学习态度终于造就了很扎实的功底.1956年,戴先生利用假期,写了一篇用Bathe-Salpeter(以下简写为B-S)方程研究π-N散射的文章,受到了审稿人朱洪元先生的热情鼓励.这促进了戴先生下决心去考研究生.1957年,已经是讲师的戴先生考上了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理论物理研究室张宗燧先生的研究生,并于1958年4月到数学研究所,展开了新的历程.
  
  2 “雷杰极点” 成果卓著
  
  1958年时,国内高能物理理论研究队伍,主要有分别以朱洪元(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胡宁(北京大学),张宗燧(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先生为首的研究组.三位老一辈科学家虽然学术风格各异,但却有着十分良好的合作,形成了一种良好的学术氛围.戴先生来到数学研究所,就在这样一个更适合作研究的环境中开始对粒子物理和场论前沿进行深入的探索.戴先生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发表的文章中,既有与数学研究所同事的合作,也有与朱洪元、何祚庥、周光召等的合作,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种气氛.但是另一方面,当时国内的这支研究队伍,人员并不稳定.许多有关研究人员去从事与国防相关的研究,还有许多人去苏联的杜布纳研究所,戴先生没有参加到那类工作之中,而是一直在数学研究所从事高能物理理论研究.他的经历使他有很强的独立工作能力.他工作于前沿,重视对热点问题作深入的了解,但不人云亦云.他注重研究问题的物理意义,但不害怕去研究数学上较困难的课题,形成了自己的研究风格.这里举两个例子.1961年,戴先生研究了中间玻色子模型中弱作用对轻子反常磁矩的辐射修正.这是一个需要有很好的数学处理能力的问题.戴先生巧妙地采用了将其中的二次发散变为Stueckelberg标量场的导数并由电磁规范不变性消去的方法,得到了修正项不发散的结果.当时,美国的布劳特斯基和苏联的捷尔多维奇也在研究这一问题,后者并在第9届国际高能物理会议上报告了他的结果.由于他所用的方法不具有唯一性,从而得到的反常磁矩的表达式是发散的.这一研究显然显示了戴先生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物理 2008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