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毒气


□ 徐国方

  1
  
  彭老蒯买了一头牛。
  吃晌饭的时候,有人见他倒背着手,牵着牛从村央的大路上慢腾腾地往西走,便私下里嘀咕,一直嘀咕到天黑,嘀咕到望台村活着的、死去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彭老蒯买了一头牛。
  彭老蒯真的买了一头牛,一千八买的。早晨在集上,他一眼就相中了这头牛,黄底白花,干干净净,像艳阳天里白云彩飘过刚垦的地,透着一份爽气。虽然有几年没种地了,可彭老蒯知道,相牛和相人差不多,相的是精气神儿。有的牛高高大大,牙口也好,但一眼瞟过去脏兮兮的,不叫人待见。这样的牛看起来能干活儿,可那是虚架子,好生病不说,还会偷奸耍滑,似乎是被人糟蹋久了,学会了一些人的本事。而他相中的这头牛不这样,一看就没什么城府,这样的牛好调教,调教好了是头好牛。
  彭老蒯相中了牛就在斜对面不远的石头上蹲了下来,从腰上扯出烟袋锅,装了烟,点了火,吧嗒吧嗒,一口一口,不紧不慢地抽。他不急着买,早晨刚开市,价钱正高,他要抻一抻,抻差了十块二十,抻好了一百二百。虽然他现在不缺这点钱,可钱就是钱,再少的钱也能派上用场。这是老理儿,老理儿差不了。
  日头渐渐高起来,牲口市里的人越来越多,买的卖的,熙熙攘攘。彭老蒯看得久了,就想起深圳的劳动力市场,那里不卖牲口,只卖人,人自己卖自己,自己吆喝自己,自己拍着胸脯说力气、技术、经验等编造的筹码,自己给自己标价,自己给自己寻找买家。这是一件很智慧的事儿,起初彭老蒯和儿子彭大发不清楚,或者说不好意思,呆了几天也没能将自己卖出去。慢慢地,他们摸到了门道儿,确切地说是彭老蒯摸到了门道儿,他是个机灵人,了解农贸市场的一切规则,明的暗的,真的假的。这样,他杜撰了经验,压低了价格,并对其他的竞争者偷偷地打压,把自己和儿子卖给了一家建筑公司。要不是家里出了事儿,他兴许现在还在建筑工地上做饭呢。想到这些,彭老蒯叹了一口气,心里说:人啊,不服命不成。
  抻得差不多了,彭老蒯磕了烟站起来,慢慢悠悠走过去,和卖牛的人你来我往,硬是砍下了一百块钱。彭老蒯心里满足,点了十五张大票子递了过去;卖牛的人心里也满足,接了票子一张一张地数,一张一张地对着日头看,边看边和彭老蒯搭着话。
  老哥哪个村的?望台的。望台的?嗯,望台的。那这个价钱不成。咋,说好的事儿也能悔?!能。咋?谁不知道望台的有钱?那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是掉下来的。那你说多少钱?一千八。少了不卖?不卖。
  彭老蒯心里有了气,想跺了脚走,可他实在喜欢这头牛,这牛也喜欢他,一双水汪汪的大牛眼水波似的望着他,望得他抬不开腿,挪不动步。没办法,彭老蒯心软了,又掏出三张票子塞到卖牛的手里,夺过缰绳,牵着牛离开了集市。
  彭老蒯心里骂,狗日的望台,让老子平白无故多花了三百冤枉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