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正老师


□ 郝发智

我记得很清,西戎老师一家接待我后的第二天,他去大连参加“写中间人物”的座谈会去了。
胡正老师安排我住在他办公楼的下面,随进门左侧一间房里,房间虽不大,整洁安静,一张桌子,一张床铺。他说:
“你住在这儿看书,吃饭在机关食堂,我给你看稿子。”
每天,上班时间,胡正老师总要到房里来看我, 同时,给我桌上放一盒“矿石”牌香烟。年龄大点的抽烟人都会记得,那年代抽烟实行的是配给制、等级制,按什么级别供应什么香烟。
一个星期后的上午,胡正老师把我叫到他办公室,拿起他看了我写的《汾河湾的早晨》长篇小说第一、二章,说:
“我看了你写的两章,你在农村劳动,坚持业余写作,能写出这样长的作品,很不简单,很辛苦了,这种精神值得学习,我初读过两章,觉得蛮有意思,不过我觉得你先从写短篇做起,今后,多写慢慢就会提高,要注意提高语言的表达能力,我后天要去外地开会,稿子交给郭编辑看,他会找你谈的。”
胡正老师很和蔼,我这是第二次和他见面。第一次是六一年的夏季,他写完长篇小说《汾水长流》交人民文学社出版后,来到河津县小憩。我爱写小说,当时在县上挂着号。一天,我到商店买烟,碰上宣传部的杨俊正同志,也是买烟,他不抽烟,递送给售货员一张批条,“省里来了位作家,我找曹主任批了个条子,你给取条迎泽烟。”
我一听来了位作家,急忙就问:
“老杨,哪位作家来了?”
“胡正。”
“好呀,我读过他的《七月古庙会》,现在哪里?”
杨俊正同志听我这么一说,十分高兴地问我:
“啊,你认识他吗?”
“认识的,他住哪儿?我去看望。”
“能行,你跟我走。”
我这个时候已处于没人管的状态,原城关镇政府的镇长卫旺才照顾临时安在“龙门机关站”,跟省水利勘查设计队的工程师、技术员在一起,他们分配我负责从二级台到樊家庄渠道的施工监事。修渠的都是来自农村的民工,工程师明确要求我具体任务是,监督民工严格按设计图纸要求进行施工。一般情况下,一个星期我到工地巡视一次,其余时间由我支配, 比较自由,不需跟谁请假。这样我便跟着杨俊正同志到招待所第一次拜见了胡正老师。由于我小小参军,给首长当过警卫员,见到胡正老师,我就把自己当通讯员的角色说了,胡老师和气地说:“小郝,这里一切很好,你别忙,坐下咱们说说话。”
好容易,梦想当作家,见到了真正的作家,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他很详细地问了我的情况,我一五一十全道给了他。当我说到,我是贺龙中学学员时,胡老师高兴地说:
“这么说,咱们还是战友了。”
“你也是……”
“我在西北军区工作过。”
“啊,贺司令领导下。”
“哈哈哈!”胡正老师笑起来,笑声脆亮入耳。
我与胡正老师越来越沟通了,我把我学着写小说的想法告诉了他,他说:“好嘛,哪天咱们好好说一说。”
听了胡老师的话,我啥都忘得一干二净,当即下了决心:我跟着他,他到哪儿我到哪儿,看看作家是怎么生活的,怎么写作的。天黑了,胡老师说:
“你在哪个村,远不远,天黑了回不去就住下来。”
“我家就在县城背后,不到半里路,欢迎你明天到我家做客。”
“好的好的,明天到你家看看。”
回到家里我把明天请胡正老师来家做客的事给妻子一说,妻子惊讶地问我:
“你怎么认识作家胡正?”
“你问我这,我先问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我和她开玩笑起来。
“从书本上认识的?”
“对啦!”我订阅有《火花》杂志,上面常有胡正老师写的文章,我急忙翻阅杂志给妻子看,妻子拦住我说:
“这么说,我也读过他的文章,也认识。”
“这就好炸啦!明天好好请他在咱家吃顿饺子怎么样?”
“你一早到街上割肉买菜,我和面,炸油馍,吃猫耳朵,包饺子怎么样?”
“太好了,咱晋南人待客人最好的饭食,我再买一瓶好酒,你炒一盘鸡蛋……”
“下酒菜不用你熬煎,我设法多做几个,你再记一项,再买块豆腐。”
这是妻子到我家两年多来,我们第一次合作招待客人,听她的话还蛮有一手。兴奋得我一夜未睡觉,天未亮,怕把妻子惊动,我轻手抬脚下了炕来到院子,拿起扫帚,清扫过巷道,天明了,再扫了院子。妻子起来后,也动起手,整理着内间擦洗窗玻璃,院内房间一派新气象,父亲起来站在院子问:
“今天有啥喜事吧?”
“爸,今天咱们家要请太原来的一位客人。”妻子知道父亲的耳聋,走近父亲身边对着他的耳朵说:“太原来的客人,你老人家把衣服换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