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自由


   97

   “霸蛮”,这是最能体现湖南人性格的一个词。

  我就是霸蛮的人。

  这是一个喧嚣来世界,也是一个充满诱惑的世界,更是一个让人静不下心采的世界。在我的周围,几乎每一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忙着做一件事:赚钱。我过去也曾经刻意做过这件事,与别人不同的是,我做砸了,灰溜溜地回到自己一亩三分地上来了。不过,有人说我不是个安分的人,在不可预见的将来,也许还会刻意地去赚钱。这不能怪我,也怪不得别人,结婚、生子、房子、车子……这是现代人最实在的要求,而这些都需要票子。我虽然结婚生子.可离现代人最基本的要求还有很大一段差距。

  2003年的时候,已在广州呆了五年的我在一次酒后告诉友人,我想写小说。友人像发现外星人一样看着我,良久,又摸了摸我的额头,纳闷地说,没有发烧哇。等了一会儿,他喝了一口酒,垂头丧气地说,你是不适合这里,你还是滚回去码你的字算了。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友人知道我从小喜欢什么,也知道我是个霸蛮的人,一旦认准了,就丢不开,一条道要走到黑。送我上火车时,友人说了一句:十年之后,你要帮我写一本传记,李嘉诚的那种。果然,没出十年,他做起了国际贸易,而我,还在原点,教师一名。

  在一次偶然的际遇,我认识了一名类似九斤的人,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也是一个很无奈的人。他的房子和田土被政府征收了,他得了很大一笔钱,一笔他这辈子都赚不来的钱。他也付出一点代价:在拘留所蹲了一个星期的大牢。为此,他很得意。不过,只过了三年,他穷了,比过去更穷。他是一个很传统的农民,政府品补的巨额征拆款全用在了两个儿子的成家立业上,自己一个子都没留下。没有土地,没有手艺,也没有家,连吃饭都有问题。儿子们结婚后分开另过,把他撇下了。他整天怨声载道,骂不孝的儿女,哄完他的钱就不见踪影:又骂败家的村长村支书,骗他把老屋场、田土拱手出让,自己倒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最后又把自己的不幸全赖在政府身上,几次想着要上访,让人不得安生。

  我喜欢写中篇,前后写过六部,也曾投过稿,但都石沉大海。请教别人,都认为写得有些口罗嗦。多少有点心灰,为改掉口罗嗦的习惯,我转而写短篇。这篇小说是我尝试的第二个短篇,我酝酿了半年才下笔。庆幸的是,写得很顺,几乎是一气呵成,更庆幸的是,在参加常德市文联的笔会上,获得了杨晓升老师的错爱,我是受宠若惊。

  我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但我很执着,有些“霸蛮”,明知码字赚不了钱,发不了财,但我还是愿意试一试。所以,在朋友的眼里,我有些“另类”。“笑贫不笑娼”是现代社会正常人的心理。我想,也许当我帮友人写完李嘉诚式的传记后,会被他的事迹所感染,又刻意去做赚钱的事。

  谁知道呢。

  2011年1月3日于清水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