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边缘.中心.跨界


□ 余光中




文学评论常有古典与浪漫之争,但以实际的文学史印证,当可发现两者之分并非绝对,面是相对,并非绝不相容,而是各有强调。拜伦初起,颇以新古典主义大师颇普(Alexander Pope)之传人自命,而对浪漫派前辈的湖畔诗人肆力讥讽,正可说明,复杂的文学史难以简明的文学理论来归纳。
所谓“古典”,通常乃指历久不衰的传世之作,例如希腊、罗马的名著,其义与“经典”、“典范”相通。引而申之,后人之作凡以此类名著为师法之本,虽非古典之正宗,亦可以classic之形容词来指称。例如在英国诗坛,从班江森、朱艾敦、颇普一直到约翰生博士,一个半世纪之久的诗风文论,多以追摹古典为尚。颇普就如此规劝诗人:
Be Homer’s works your study and delight;
Read them by day and meditate by night.
古典的金科玉律不得妄自逾矩,而且用这么严格的单调宣扬了百年之久,便成了令人几乎窒息的所谓“新古典主义”(Neo-Classicism)。于是在十八世纪末年,先是受了卢梭思想的启发,继而又因法国大革命的激荡,浪漫主义终于抬头。
本质上,浪漫主义乃是古典主义的反动。古典强调基本的人性,重社会;浪漫强调独特的个性,重自我。古典强调常规,重典范;浪漫强调自由,重变化。古典强调理性,以理御情;浪漫强调感情,甚至纵情。古典好静,追求恒久的平稳;浪漫好动,追求瞬间的冲劲。孔子在《论语·阳货篇》所说的“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其中“观”与“群”近于古典,而“兴”与“怨”则近于浪漫,可谓兼容并包的通达诗观。



浪漫主义是一个国际的运动,所以仅看英国的发展不能见其深广,必须放在欧洲的大背景上,才能得其宏观。就时序而言,此一运动应该始于德国一七七○年代的“狂飙运动”(Sturm und Drang)。歌德与席勒早期的剧本已经背叛古典主义的规范而亲近伊丽莎白朝的戏剧,而且标榜叛徒为主角。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推广了忧伤的浪漫情绪,比拜伦的《海罗德公子游记》早了几乎四十年。侯德(J.G.Herder)的《民谣采风》(Volkeslieder),比伯希(Thomas Percy)的《古典诗拾遗》(Reliques of Ancient English Poetry)也只晚了十三年。
英国浪漫派第一代两大诗人,华兹华斯与柯立基,在三十岁前都“游学”过德国:华兹华斯极不快乐,柯立基则颇受先验哲学的影响。两人都曾醉心于法国大革命:柯立基因而拟与沙赛移民美国,建立所谓“全民之邦”(Pantisocracy):华兹华斯更两度去法国,不但支持革命,更与法国女郎相恋,还留下一个私生女。德国的文学与哲学,包括狂飙时期与十九世纪初期始问世者,对英国的影响都颇巨大。
法国投入浪漫运动,为时最晚,因为法国是新古典主义的大本营,而且大革命期间社会也正值动乱。欧洲的浪漫主义虽由卢梭点燃火头,但燎原的火势却是最后烧到巴黎。从德国借火过来的法国女作家斯塔尔夫人(Mme de Sta?l,1797-1817)在《德国论》(Del’Allemagne,1810)一书中比较法国与德国文学,贬法国而扬德国之浪漫作品,被拿破仑一怒而逐出巴黎,再怒而逐出法国。该书有一章名为《论古典诗与浪漫诗》,乃此二词相提并论之创例。斯尔塔夫人比华兹华斯大四岁,但是法国浪漫诗人拉马丁(Alphonse de Lamartine,1790-1869),维涅(Alfred de Vigny,1797-1863),雨果(Victor Hugo,1802-1885),缪塞(Alfred de Musset,1810-1857)都比华兹华斯年轻得多;后面这三位更比济慈晚生两岁到十五岁,也比拜伦多活三十三岁到六十一岁,简直与维多利亚同时了。
德国的浪漫运动先后有好几波,等到海涅(Heinrich Heine,1797-1856)等诗人出现,已经比济慈晚了两年,比“狂飙运动”晚了半个世纪。大致说来,浪漫运动在西欧的发展,是德国领头,英国继起,法国殿后。而其余波,则由英国传去美国,并由西班牙传去拉丁美洲,成了洲际的文学潮流。



浪漫主义不仅是跨国的运动,也是文艺间跨行或跨界(cross-genre or cross-medium)的互动:举凡文学、音乐、绘画、雕塑、建筑、舞蹈等等艺术,都可以相互吸收、转化,脱胎换骨。浪漫运动固然是莎士比亚死后两百年才发生的事,但莎剧打破古典三一律的自由风格却被浪漫作家所欢迎,尤其是在德国。从舒伯特到西贝留斯,许多欧洲的大作曲家都曾把莎剧改谱成音乐:仅以《罗密欧与朱丽叶》为例,就有贝辽士把它谱成交响曲,古诺把它谱成歌剧;贝利尼的歌剧《卡府与蒙府》(I Capuletti ed i Montecchi)亦以此剧为本事,只将世仇的两家之姓取代了莎剧原名。这种跨行的转化现象也猬集在拜伦身上,虽然不若莎翁之盛,但远远超过英国的其他浪漫诗人。贝辽士的《海盗》序曲,所本即为拜伦长诗The Corsair,而其交响曲《海罗德在意大利》也取自拜伦名著《海罗德公子游记》(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拜伦的诗剧《曼夫列》(Manfred)则启发了舒曼的乐曲与柴可夫斯基的同名交响诗。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