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门的五月


□ 王 手


王手:男,浙江温州市人。原为工人,现为机关职员。写小说多年,作品散见于《收获》《十月》《钟山》等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

每年的五月,西门都要去上海一次。
五月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月份,黏糊的霉季已经结束,天渐渐高了,风也吹得远了,气温就像是刻意调节了一样,设置在半件衬衣和一条汗衫之间。如果在晚上,那也是最有意境的“线毯”程度,隐约,又不累赘。
五月是西门在心里定下的。说是定,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一年的许多时间,他都是这样忙而不碌。他不会觉得月份之间有什么两样,或者说,他对月份本来就不怎么敏感,有时甚至是昏昏庸庸的。但临近五月了就不一样,他会对日子突然警觉起来,常常在暗地里提醒自己一句,噢,再过几天,就是五月了。于是,心里记挂着,小心地,不动声色地在五月的日子里匀出两天……
西门去上海是为了看小雨。一直以来,他想着能和小雨睡上一觉。
有一段时间,西门在自己的小城是焦灼的。这个小城有许多民间私拟的竞赛内容,比如青年比才,中年比富,老年比子女,这些项目像鞭子一样抽打着那些仁人志士,激励着他们奋力拼搏。西门自忖,自己的“而立”已经过去,他尽显才华了吗?自己的“不惑”即将开始,他有富的迹象吗?子女那是后事,暂且按下不表。对于前面两项,西门的答案是,马马虎虎,不尽如人意。尽管这样,西门还是喜欢这类竞赛的,怎么说它也有积极向上的一面。
这个小城是富裕的。白天在单位,西门感觉不出它的富裕,他觉得这些和自己没关系。他沾沾自喜自己的安逸和优越。他的窗外,是一个叫吟潭的公园,他可以在自己的座位上,呆呆地看上半天树叶。他可以花很多心思,去选择和收集自己品茗的茶种。遇上有把握的求事者,他也可以不用担心地接纳一套小小的皮具。工资,现在都打到卡里了,透支了都不要紧。最不用操心的就是奖金,头儿们总会挖空心思地弄出些招儿,给大家凑足个心境平和的数。但是,到了晚上,西门的感觉就不那么自在了。那些情调暧昧的茶座,那些灯火隐约的浴室,都弄得他鼻子痒痒的,喷嚏连天。还有,这个小城是禁鸣喇叭的,那些香车宝马总会像蛇一样悄没声息地在他身边匍匐过来,冷不丁地吓他一跳。这个时候,西门才感觉到,自己心底的不满原来那么明显。他突然不喜欢这个小城了,尤其不喜欢它完全分离的实质内容。就说那些竞赛吧,白天和晚上,职业和阶层,人和人,都有着大相径庭的标准和要求:第一,要想办法赚点钱,没有钱,在外没身份,在家没地位;第二,有了钱要先购置下一套好房,什么是好的房子?老城区商业街一带的房子;第三,有了好房子还要安顿好一个家,家是安身立命之本,居无定所颠沛流离不是一个好生活,同样,仅能遮风挡雨,却家徒四壁,肯定也不是一个好人家;第四,光有一个好家还不够,还要有一个好女人,这当然不是指自己的爱人,爱人是感情的一部分,但不是感情的全部,是全部,这个人生就“抑欲寡欢”了。人的感情是丰富的,丰富的感情和单一的生活是不和谐的,要让丰富的感情不至于倾斜,就要有一个外在的因素来平衡它。这四则完全做到,西门觉得有点难,但努力努力,突破个一二,还是有些把握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