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玉门,发酵在记忆中的陈年老酒


□ 王振武

  王振武

  玉门,是我的父辈们曾经劳作生活过的地方。

  玉门,也是我曾经两次踏访拥抱过的地方。

  我记忆中的玉门,犹如发酵在心中的陈年老酒一样,很值得追寻和品味。

  还是在孩童时,我老是缠着父亲讲述有趣的往事。而父亲在回忆往事时,总免不了要反复讲述自己带着二叔去玉门油矿倒砖坯子的劳苦历史。解放初,爷爷们给王室大家庭挣来了一顶地主分子的铁纱帽,使得本来有点儿殷实的家境骤然间跌入了一贫如洗的深渊。为了养家糊口,身为长子的父亲便带着体弱多病的二叔,掮着简简单单的行李,乘坐解放牌大卡车远赴西部边陲玉门油矿卖苦力倒砖坯。身材高大结实硬朗的父亲天生就是卖苦力的千里马,心灵手巧和炉火纯青的人际关系,很快就锻造成了倒砖坯的行家里手,得到砖厂负责人的赏识而成了班组头头。后来由于大家庭的生产劳作需要,在接二连三的家信催促下,砖厂负责人才不得不同意父亲返家务农,我的苦命的父亲从此也就失掉了当工人吃皇粮的难得机遇。

  二叔由于不善于经营庄稼,只好留在油矿继续打工劳作。幸好时运好转,忠厚老实且有些文化的二叔被转为正式职工,从而也就顺理成章地沾上了石油工人的珠光宝气。于是在上世纪60年代,二叔又糊里糊涂地跟着王进喜这位喝着石油河水成长起来的钢铁巨人,一路凯歌地进发到了东北的大庆油田开辟第二战场。二叔说,在玉门立下了赫赫战功并获得了“钻井闯将”、“全国劳模”称号的王进喜所带领的1205标杆队支援大庆时,有的人白天还在岗位上紧张地劳动,接到通知后,连家信也来不及写,衣服都来不及换,就打起背包,连夜出发。到大庆下车后,一不问吃,二不问住,人拉肩扛,竖起井架,只用五天时间就打成了一口井,创造了里程碑式的辉煌。于是,“铁人”的美誉传遍全国。大庆会战初期的“五面红旗”,有四面来自玉门;“八大老总”,有六名来自玉门。正因如此,玉门的技术骨干才在大庆留下了曾使一代人流下热泪的“玉门风格”,那就是“哪里有石油就到哪里去战斗”,“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晚年的二叔还饱含深情地说:“玉门是我的第二故乡,玉门是我干革命的起跑线,玉门油矿使我彻底甩掉了地主分子的帽子而走上了新的石油征程。”

  三叔王荣槐,可以说是王室家族的佼佼者。三叔少年好学,加之从小就受祖父的亲传和熏陶,不仅学业成绩好,而且还写得一手好字。张掖中学毕业后,他回到家乡当过民办教师,由于羞愧难当的地主成分,曾遭受了过多的指责和白眼。上世纪50年代末从张掖师专中文专业毕业后,他辞别万劫不复的家庭,毅然决然地远赴玉门打算开辟新的天地。经组织分配,到玉门一中扎根执教,自始至终,兢兢业业坚守40年。三尺讲台系学子,数载秉烛铸师魂,汗水浇开桃李蕊,心血育就栋梁才,学子遍布华夏大地。平素甘淡儒修,不慕荣利,一身正气敢碰硬,两袖清风不染尘。在现今玉门的中老年阶层中,只要你一谈到王荣槐,他们大都说他是难得的一位好老师。大凡是上世纪80年代前出生的玉门人,不管认识与否,都会称赞王荣槐写得一手好书法。可见三叔的知名度有多高。三叔的书法,真行草隶篆五体皆工,草、隶二体,更是双绝。在甘肃省书协第一次代表大会上,三叔当选为理事。只可惜好景不长,天命难违。1989年初春,他感到肝区隐隐作痛,想去检查。可当时的情形是,到县医院看病要学校逐级报批,为了学生,也为了简单省事,他一直忍着疼痛继续执教杏坛。直到次年暑假,他才只身一人到兰州检查治疗,但令他深感意外的是,自己的病已发展到了肝癌晚期,早已失去了救治顽症挽回生命的最佳机会。1991年元月,刚刚54岁的三叔就饮恨执著的教坛和钟情的书坛,过早地谢世长眠了。追悼会期间,莘莘学子们真诚回报老师的是铺天盖地的挽幛和火葬场上的两大卡车花圈。三叔虽然过早地离他的亲人而长眠不醒了,但他所取得的教学、书法成就和赢得的崇高社会荣誉,绝对是留给自己亲人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不能否认,是玉门这片热土滋润养育了三叔30多年的青春和年华,是玉门的父老乡亲和一大批授业门生激励和鼓舞着三叔在教坛书坛上迈出了铿锵有力的步伐,取得了骄人的业绩,赢得了崇高的社会赞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飞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飞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