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益善:剪风裁雨三十年


□ 徐 鲁
刘益善:剪风裁雨三十年
徐 鲁


  剪风裁雨,为人作嫁
  
  一个人做一年或几年的编辑,也许并不难,难的是几十年甚至毕生都在做编辑。对于一个本来志在创作的作家而言,那就更是一种职业耐心和敬业程度的考验了。因为,编辑这个职业的本质就是为他人的才华服务,就意味着心力与时间上的默默奉献,甚至意味着对自身写作才华的克制、隐匿与稀释。按照美国天才的编辑家帕金斯的说法,编辑“永远不该自以为是,自高自大”;作为编辑,“如果你发现的是一个马克·吐温,那你就绝对别想把他变成一个莎士比亚;同样也不应该把莎士比亚变成马克·吐温。”因此,一个最好的编辑人,总是作家们“最忠实的侍仆”。
  三十多年前,1973年10月,刘益善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被分配到当时赫赫有名的《长江文艺》当编辑。那时候他才22岁,风华正茂,豪情满怀。一头茂密的、自然卷曲的漂亮黑发,显示着青春无敌的亮丽色泽。不知不觉,他在《长江文艺》一呆就是三十多年了!在红蓝墨水之间,铁笔银钩,剪风裁雨,甘为他人做嫁衣,乐为作家当人梯,他把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全部献给了这本刊物和不同年代里的作者们。如今再看他,当年那头茂密的漂亮卷发,已经所剩无几了;原本光洁明亮的前额上,显出了红蓝水笔犁出的条条沟壑。对此,刘益善乐观地写下了这样一行文字:“把编辑当到退休,把读书与写作进行到底,我决计忘归。”他在几年前写下的几行诗,似乎也可以作为他三十多年编辑生涯的一个注解:“我无舟楫穿越秋水 / 永不能到达彼岸 / 辜负了你的绿色 / 那花开得好寂寞”。
  这当然是他的自省和自谦。其实他在编辑园地里辛勤耕耘的这三十来年,种瓜种豆,春花秋实,成果相当丰硕。如果要开列这三十来年经他长年悉心的扶植而在文坛上成名的作家的名字,或经他之手催生和问世的、在文坛上产生过影响的作品,那会是一份十分可观的名单。我看到,刘醒龙、邓一光、陈应松、马竹、田禾等已经成名的作家和诗人都写过回忆文章,谈到自己成名之前或之后,作为编辑的刘益善与他们的文字交往,所给予他们的扶持与友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湖北文学界凡是比刘益善稍微年轻一点的作家,无论什么场合,都愿意亲切地喊他为“老哥”。我从邓一光的一篇文章里看到,原来源头在他这里。他回忆说,“‘老哥’这个称谓最早是被我叫出来的。那是20世纪80年代的事。那个时候,老哥身边团结着一大批青年作者,青年作者们与他心志相投,因他出道最早,受了他的多多点拨。他又是那种极有长者风范的前行者,待人没有架子,不论有名没名,一律下榻相延,倾盖而语,大家都喜欢他宽容大度的为人,不愿意叫他某编某编。有一次,我随口叫了他老哥,他不高兴,说自己三十来岁,大鹏正展翅,叫老哥岂不是叫老了。我一向不懂规矩,有错不知改,认定了叫老哥,一直叫到现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