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沙粒与阵风


□ 苏诗布

  1
  
  有软软的童声在似梦的午后随同阳光一起穿过。波动的喧哗断断续续,一折一折地招引着,我不由自主地探向窗外,巷子里的孩童正专注他们的热闹。
  什么时候巷子挤了,邻居似乎有弄不完的事情,砖头、沙子总是留在巷子里,任雨水和阳光不停地折腾,又是一车子的沙子挡在巷子口,巷子又该挤些日子了。
  沙堆上的男孩子快乐地跳上跳下,他的红色小背心格外刺眼,一晃一晃的,好像要把阳光折到哪一个窗口去。倒是那两位女孩子,文文静静地呆在沙堆的峰凹里,不知道是被沙子的细滑还是沙子的柔美吸引着,她们早就痴迷于自己的空间,慢条斯理地享受午后的阳光。他们的年龄应该相差不多,也就六七岁的样子。
  一辆闪着银白色的滑轮车,三双小,j的童凉鞋,它们摆在沙堆的边缘。男孩子一上一下地跳,就把沙子带进小巧的鞋子里,有零乱的痕迹。
  孩子们的声音就这样藏在阳光的背后,慢慢地往外释放,如水,如浅浅的波动让我无法收回眼光。
  二楼阳台上也探出一个小小的脑瓜,两条小辫子一摆一晃的,小手抓在阳台上,似乎是累了,放松了两手,结果小屁股坐在阳台上。片刻过后,又是小脑袋探出来,眼光随着沙堆上的孩子转来转去,看得出神。
  巷子的另一端是几位老了的女人,她们坐着,眼光有些游离。不知道是谁,说到开心的地方,她们都笑了,张开的嘴有些怪异,牙齿掉得差不多了,但笑声还好。孩子们抬头往那边看着,眼光淡淡的,如软风飘浮。
  几片树叶就是在这个时候滚着往上升——起风了。
  孩子们站起来,把沙子往上扬,叫着说下雨了!沙粒往下落,在风中飘着,成为小小的沙帘。
  老人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阵风的原因,她们停止了自己的笑。把眼光落在孩子们这边,也叫着:别弄坏了眼睛,快别弄到眼睛,沙子会进到眼里去的。
  一阵子的风就把小巷两头的老人和孩子连在一起,对于生命,这种爱惜显出了具体的关联。
  风静了。孩子们的童声依旧。老人们又回到了原来那种感觉,说说笑笑。
  一辆摩托车从远处快速驶来,孩子们不知道,老人们也不知道。摩托车倒在沙堆边上,事情是在一个瞬间完成的,在它的后面是一段长长的拖痕。
  一条小狗跨越而过,影子一样跃上沙堆。
  孩子们双手垂着,满脸的恐慌。
  摩托车手终究还是站起来,推着他的车子一拐一瘸离开了巷子。在他的背后,孩子们似乎感受到一种冲击,静了一会儿。便把沙子撒向小狗了,小狗却乖巧得很,趴在沙堆上尽情享受那种抚爱。
  
  2
  
  小狗是我家的小豆。它总能在特定的环境中感受到什么。
  以往,跟小豆一起走在巷子里的是我的老岳母。老人一头的白发,弓着身子,拄着拐杖,一高一矮,踩着阳光,样子别样的柔和。一步一步往一个方向,行走似乎已经不是目的,只是一种享受,享受阳光与宁静。有时是站着的,一高一矮地站着,风从她们的后背吹过去,鼓起来的是小豆的白色的毛,老人的头发也是如此,它们往同一方向瓤着。它们的样子就让巷子静了许多。有时老岳母站不住了,她慢慢地往地底下蹲着,那个动作比电影的慢动作还要来得细腻。大概是手杖的作用,老人的手随同身子往下滑,青筋显露。随后就是小豆的声音,她有些急促,有些无奈,汪汪地叫着,声音一高一低,带着似有似无的节奏。听到这节奏,我爱人几乎是穿着家常衣服,一跳一跳地往楼梯冲下去,把老岳母扶了拉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