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调洵堪爱 今人妙手弹


□ 王充闾

古调洵堪爱 今人妙手弹
王充闾

  王充闾 当代著名作家,辽宁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兼任南开大学、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散文集《清风白水》《面对历史的苍茫》《沧桑无语》《何处是归程》《千秋叩问》等二十多种,另有“王充闾作品系列”七种,“文化散文丛书”三种。散文集《春宽梦窄》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这是中唐时期著名诗人刘长卿的一首五言绝句。诗人借吟咏弹琴来抒写曲高和寡、知音者稀的凄清、孤寂之感。
  汉魏六朝时期,“清乐”盛行于南方各地,听起来,琴声是那么悠扬、隽雅!泠泠泉水,未足比其高洁;飒飒松风,讵能方其韵致?可是,到了唐代,伴随着音乐的变革,“燕乐”已极一时之选,乐器也作了置换,所谓“琵琶起舞弄新声”是也。而七弦琴上的清如流水、穆似松风的幽清古调,就没有多少人肯于或者能够知音妙赏了。
  我想,在文学样式中,大体上能与音乐领域里的琴声相媲美的,可能就是汉赋了。赋体文学从战国后期诞生,到西汉武、宣、元、成之世,进入了全盛期;迨至魏晋南北朝,更加讲究音韵和谐、辞藻对仗,追求形式技巧的新奇完美,获得了长足发展;唐宋两朝,先是律赋复兴,继之文赋颇见盛行,形式较为自由,使之呈现新的特色;洎乎后世,随着时代的变化,赋体文学结合于新的文学样式,改妆亮相,尽管偶有佳作闪现,但式微之势既成,已无从逆挽了。当然,作为一种文体,赋是不会消亡的;而那些光耀文学殿堂的名篇佳构,尤将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辞赋文体的发生、发展,盖源于社会生活之实际需要,文学自觉思潮之推动,亦颇得益于民族文化心理之诱导,更由于汉字本身的特质提供了特定的条件。除了与其他文体具有共同的思想价值、应用价值之外,赋体之美学价值尤其不容忽视。它的修辞技巧、表现方法,为中国文学艺术拓展了一方新的天地。可以说,赋体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文体之一。骊白妃黄,摛文铺采,使事用典,配韵调声,表现出对艺术形式美的多方面追求。对偶带来视觉美,叶韵带来听觉美,用典带来含蓄之美,藻饰带来和谐之美。而众美齐具,难亦随之。一般的文学功力不足以驾驭之,遂使知音渐稀,和者盖寡。正所谓:“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也。
  所可喜者,当代著名书法家、诗人、学者张本义先生,泚笔为文,成《大连赋》一篇,恢宏华美,洵可观也。本义先生不仅精于书艺,以书法名世,而且,博通经史,学问渊精,于诗古文辞有高深的修养,对音韵之学亦有精湛研究。其诗作沉雄顿挫,格律精严,文辞丽则,尤工赋体。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论说:“赋者,铺也;铺采文,体物写志也。” 就形式说,铺排辞藻,创制文辞;而其内容,一曰体察物象,一曰抒写情志。一般地说,诗美在情,文美在理,而赋美则在铺陈,于铺张扬厉中彰显其独特的艺术效应。《大连赋》灵珠在握,深得汉赋之精髓。一开头,就以“天风浩浩,沧海茫茫,峰回路转,云起龙骧”这一龙门得意之笔,洋洋洒洒、酣畅淋漓地铺叙开来。大笔如椽,翕张有致。在一千七百言的纵横笔阵中,以“体物”为经、“写志”为纬,融现实、历史、传说于一炉;“美物”、“赞事”,皆出言有据,力戒“虚而无征”;且以形象、生动的语言出之,极尽刻画之能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