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蜜蜂误(中篇小说)


□ 朱朝敏

  一个难得的午休日,萧子轩刚与昭容水乳交融地行完一段好事,却余兴未尽。嗡嗡嗡的蜜蜂闻讯而动,兴奋地啜起尖嘴,一头扎去。萧子轩尖声大叫着昭容昭容,你栽什么鬼花草,惹来蜜蜂蜇了我,哎哟……痛死……昭容见状忍不住捧腹大笑。

  一

  昭容没想到一只蜜蜂结束了她与萧子轩的关系。

  嗡嗡嗡的蜜蜂在摆满阳台的花钵上吸饱了花蜜,臃肿着身子闯进了卧室。萧子轩正在裸睡,鼾声均匀,四肢舒坦。这是个难得的午休日,没有打搅,鸟语花香清风吹拂,刚与昭容水乳交融地行却一段好事……他沉入甜甜的梦乡里。散淡在毛发丛上的阳物已经偃旗息鼓,却余兴不去,延续着惬意。嗡嗡嗡的蜜蜂闻讯而动,兴奋地啜起尖嘴,一头扎去……

  萧子轩被蜇醒,跳下床铺,双脚在地板上交叠着跳动,缓解着不适。有何用?疼痛锐利持久。萧子轩右手捧着命根,左手驱赶惹事的蜜蜂,大喊着昭容昭容,你栽什么鬼花草,惹来蜜蜂蜇了我,哎哟……痛死……

  昭容从客厅跑来,见状忍不住捧腹大笑。太好笑了,蜜蜂蜇人不奇怪,奇怪的是竟然蜇到了那个地方。

  呵呵,招风惹蝶撩蜂射眼……

  本是玩笑话,却在此情此境,难免没有幸灾乐祸的嫌疑。萧子轩大怒,喝令:滚!

  谁滚?这是昭容租来的房子。你萧子轩缺什么也不会缺房,房子要大要好,可与我马昭容毫无瓜葛。昭容收住笑声,反问一句:谁滚?

  萧子轩看着右手中肿胀起一个大包的皮囊,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好,我走。

  昭容心想,临到头还嘴硬,说走不说滚,装过头了。随即,又反问自己:临到头——难道自己早有了分手之心?只不过找不到合适机会提出,于是栽下花草,引来蜜蜂,然后敞开窗户,再与萧子轩云雨,惹来致命一蜇?昭容脸热了,心事浮腾,断然否定自己的想法。

  萧子轩固然使君有妇,固然没有给予昭容任何承诺,可他又没瞒着。当初,萧子轩对昭容说: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关于家庭。昭容一笑。就算是两颗相互吸引的心灵,水到渠成的结果。如此,昭容没有任何卑亢,站在这个男人前。还有什么比心安理得更适合爱情这个词语的注脚?这份感情少了些什么,面目终究模糊,犹如坐看薄雾绕青山,心中不由得怅惘连连。

  不到一个年头,告别曲缓缓奏晌。器乐手竟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蜜蜂。

  昭容不禁叹气。把这个偶然事件归为天意。

  既是天意,奈何?虽然萧子轩康复后邀请昭容晚餐,昭容也欣然赴宴。虽然萧子轩也在某个酒意阑珊的夜晚敲开了昭容房门,还尝试拥抱昭容。虽然,他们仰起脸庞,四目相望。可陌生带来的生硬毫无避免地横亘彼此,无论多近的距离也补救不了冷场。萧子轩离开房间又转身,掏出钥匙,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再见。昭容的声音又恢复职业般的刻板。萧子轩呵呵笑道:我有会毕离场的感觉,只能拜拜了。门声哐啷,斯人杳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