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鼠玩心跳


□ 李民洪


这天晚上,麻老鼠实在忍受不了饥饿的折磨,一头钻进一座灯火辉煌的别墅,这家主人正在大厅里举办舞会,乐曲绕梁、人声鼎沸,它惊惶失措地蹿上二楼,溜进一个装饰得像皇宫般的卧室里床底下,龟缩成一团。过了好一会儿,它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一股股诱人的香味直冲鼻底,使它饥饿得更加难受,它竖起耳朵听了听四周,没有危险响动,于是顺着香味爬到墙脚。哇塞!满满的一盆美食就在眼前,它顾不了很多,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喵……”随着一声悠长的猫叫,一只皮毛白得发亮的猫猛然从床头柜上的窝里跳了下来,前爪用力地在地上抓了三下,胡子威风凛凛地竖了起来,发着绿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麻老鼠,一副随时攻击样子。
麻老鼠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转身欲逃,四肢却使不上力,它暗暗叫道:“妈啊!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一下子瘫倒在地上,闭目等死。
这白猫早被主人那充足可口的猫食灭失了食鼠的本性,正精神空虚着。它用前爪将麻老鼠按在地上,轻轻地揉了揉,沮丧地说:“唉!主人去搂搂抱抱取乐,将我闲在这里,真是无聊得要死!来了只麻老鼠,本想玩玩戏鼠游戏,没想到这没用的东西见到我就吓得半死,真没劲!”
麻老鼠见白猫并无加害之意,悬在嗓门的心慢慢放了下来,祈求道:“白猫大人,我瘦得皮包骨,没几两肉,您行行好,不要吃我吧!”
白猫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污辱,愤愤地松开前爪,愠怒地说:“山珍海味我享之不尽,你这只毛茸茸的东西合我的味口吗?难道你还认为我是只以鼠为食的土猫?!真是鼠眼看猫低!”它将麻老鼠打量一番,又说:“听你说话,还讨猫欢喜。要想我放你一马,必须逗我开心才行。”
麻老鼠见有一线生机,精神不由一振,站了起来,眼睛贼溜溜地转了转,讨好地说:“能为您老人家服务,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为您老人家跳的士高吧。”它说着,前脚离地,屁股一扭一扭地跳了起来,一副滑稽的憨态。
白猫被逗得“哈哈”大笑,连连拍爪叫好:“有趣!真有趣!从今以后,你就留在这里吧!只要有我吃的,你也不会挨饿。”
从此,麻老鼠在这里住了下来,白天变着花样逗白猫开心,晚上则在床底下过夜,美食无忧,过得逍遥自在。它还在与白猫的闲谈中得知,这里的男主人是一个市长,白猫是女主人花高价买来的“玩伴”。
这天上午,麻老鼠吃饱喝足了,又在白猫面前忘情地跳起了的士高。
这时,女主人推门进来看到了这一切,惊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悄悄地跑下楼,将男主人也叫来了。
男主人看过麻老鼠的表演,惊讶地说:“天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以为你在说梦话。”
“俗话说:戏上有世上有。《猫与老鼠》那部卡通片不就是演老鼠损猫的戏吗?这只麻老鼠我越看越像那只聪明、调皮的小老鼠了。嘻嘻,我今后有更好玩的了!”女主人一脸喜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