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威尼斯水城


□ 简 默
威尼斯水城
简 默


  冯贵林说啥也弄不明白,好端端的澡堂咋就变成了水城,还与威尼斯扯上了边儿。就像成排的鸡笼似的楼房,糊里糊涂地被叫作了纽约花园。
  他上过几年学,初中没毕业,知道威尼斯。以前这个澡堂是一个当地人开的,叫金沙江洗浴城,那时威尼斯离他隔着一条大西洋呢。但后来一个南京人接手了它,改成了威尼斯水城,他一下子觉得遥远而神秘的威尼斯来到了家门口,就像海风吹上了脸,又像海浪涌到了眼前,又腥又咸的气息从早到晚地环绕着他。那个爱开玩笑的“倒霉(煤)蛋”李国栋一见面就笑嘻嘻地说,二马(他就是这么幽默地将他的姓拆开了读)呀,我真羡慕你啊,不用办护照和绿卡,天天就到威尼斯了,赶明儿还不得折腾到联合国去,呵呵。李国栋一遍遍地跟他说,他还是天天到“威尼斯”上班,联合国像坚守岗位的珠穆朗玛峰永远飘不进他的生活。倒是与他一块从田庄煤矿下岗的李国栋瞄准了飙升的煤,这几年靠往电厂送煤发了,听说还在纽约花园买了期房呢。
  冯贵林是搓背的。他们的队伍人不多也不少,全都向着澡堂前进,前进,就像菟丝子依附着豆棵似的澡堂过活。这些澡堂遍布县城,往往在街道旁边和居民集中的生活区附近,每天开门纳客,像一台巨大的洗衣机,来者不拒地吞进了人,轰隆隆地清洗过后,湿漉漉地吐了出来。像冯贵林他们,当地人习惯了叫搓光腚的,听上去有些粗俗,却真实贴切。搓谁的光腚?当然是别人的。搓自己的不作数,至少是挣不得钱的。
  威尼斯水城还叫金沙江洗浴城的时候,冯贵林就在那儿搓背。洗浴城从早晨六点开门,到晚上八点停止售票,一般要到九点左右关门,营业时间长达十五个小时。在这期间,冯贵林他们一直呆在里面,在那儿吃饭,喝水,直到关门。工商的、税务的、城管的不会向他们收取各种税费,他们幸运地是被这些大檐帽制服们遗忘的角落,但在自己寄身挂单的洗浴城,他们除了每天像环卫工人一样清理保持环境清洁卫生,负责随时提醒锅炉房打气加热开关阀门外,还必须向洗浴城交费,名目是占了人家的场子招客揽生意,就要交出些力气充当场地费或其他费用。金沙江洗浴城是新澡堂,条件要好一些,因此这项费用稍高一些,一般是每人每月二百四十元。这钱有时按月交,有时一交半年的,干一天交这些,干满一个月也交这些,有事或生病一天没来同样交这些。因此他们最怕病了,那样要花钱看病不说,还要白白交给洗浴城钱,一点进项都没有,两头都落空。
  后来像变脸摇身换成了威尼斯水城,开始时沿用的是老办法,仍然每月交二百四十元,但等天气渐渐冷了,生意好了起来,那个南京人也慢慢地琢磨出了门道,像洗牌那样猛地全盘推翻了另行一套,改成了卖竹筹,有一元一块的,也有一块两元的。要搓背的顾客花钱买了竹筹,交到冯贵林他们手中,他们就为这些人搓背,那个南京人每块竹筹抽取三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